主頁 > 論文欣賞 >

“喬哈里窗”視域下高校學生宿舍共同愿景構建策略


2019-07-20    來源:課程教育研究    作者:單連良;金磊

【摘要】高校學生宿舍共同愿景是學習型宿舍建設的重要內容,是當前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抓手。“喬哈里窗”理論模型為共同愿景的構建提供實踐理論支撐,它的信息窗口存在形態以及它在橫向、縱向、斜向上的移動規則,對高校學生在宿舍內培養共同語言、開展集體學習、深入匯談以及自我超越有著重要的啟示和指導意義。 
  【關鍵詞】喬哈里窗 共同愿景 宿舍管理 
  【中圖分類號】G64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5-3089(2019)26-0001-02 
  一、喬哈里窗基本理論模型 
  “喬哈里窗”(Johari Window),也被稱作為“喬哈里視窗”或“喬哈里資訊窗”。它作為一種心理假想模型,最早由美國心理學家喬瑟夫·勒夫(Joseph Luft)和哈里·英格拉姆(Harry Ingram)在20世紀50年代由提出,當時主要是為了解決組織動力學方面的問題。喬哈里窗是一種典型的“自我意識的發現—反饋模型”,它后來被廣泛應用于溝通理論與技巧方面的研究與實踐,成為組織行為學研究的重要理論模型之一。 
  “喬哈里”模型形象地把人的內心世界比作一個窗口,并根據人際傳播雙方對傳播內容的熟悉程度,以“我知—我不知”和“你知——你不知”兩個維度,將人際溝通信息劃分為四個區或象限。 
  基于宿舍范圍,第一象限是公開區或共識區,這個區域的信息包括宿舍中“你知”、“我知”的公開信息或者形成的共識;第二象限是盲目區,宿舍其他成員知道關于你的信息,但你自己并不清楚的內容;第三象限是隱藏區,這個區域的信息主要包括你知道而其宿舍織成員不知道的內容,比如個人的秘密、希望、心愿以及對待某類事物的看法等;第四象限是封閉區或潛力區,這是宿舍內你和其他成員都不了解的全新領域,有待于所有人共同挖掘的信息區。 
  二、學生宿舍共同愿景及其內涵 
  愿景,也稱“遠景”,這一概念最早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彼得·圣吉教授在其《第五項修煉》一書中提出。他認為,愿景是個人愿望目標實現時所呈現的一種對人自身的鼓舞與感召景象。共同愿景是多個人愿景相互交融、疊加后所展現的為大家所共同期望的景象。據此,我們可以將學生宿舍共同愿景歸結為建立在以學生宿舍為基本組織單元的宿舍及其成員價值和使命一致的基礎上的,被全體宿舍成員接受和認同的共同愿望、共同理想和發展目標的總稱。 
  三、喬哈里窗界面移動規則 
  從信息在“喬哈里窗”的四個象限的基本存在形態,我們可以看出,信息只有在公開區是對稱的,盲目區和隱藏區都存在信息不對稱情形,未知區是信息“真空區”,但這種“真空”不是實際上無的狀態,而是會隨著信息互動實現從無到有的過程。因此,在一般情況下,真正而有效的溝通,是在公開區內進行的,其他區域內的溝通都存在非完全性的特點。 
  基于信息存在形態與流動特點,喬哈里窗口也會隨著信息的流動發生形態上的變化。窗口的移動和信息的跳移是反向的。例如,學生宿舍初步組建時,當成員A首次對其他人說“我是山東青島人”,這條信息就從A的隱藏區跳到了A的公開區,同時A的信息窗口發生了公開區向隱藏區進行了移動變化。依次類推,如果我們按移動方向劃分,窗口的移動方式分為三種:水平、垂直以及斜向。 
  水平方向上,包含窗口由公開區向盲目區、由隱藏區向封閉區的兩個移動過程。窗口由公開區向盲目區移動的過程一般就是請教與反饋的過程。如A向宿舍其他成員告知了自己是青島人的信息后,他一般會隱性或者顯性的問其他人是哪里人,當其他人告訴A時,信息就完成了從盲目區跳到了公開區,窗口也就發生了相應的移動。窗口由隱藏區向封閉區移動的過程一般是自我反思與自我發現的過程。在宿舍其他人告訴A他們分別來自哪里時,A會不自覺的對接收的信息進行再加工。如B說自己是來自遼寧大連的,那么A會將所有青島與大連的共同點以及他們可能存在的海洋城市生活習慣等信息進行在內心的羅列與對比,通過自我發現,來完成對封閉區的開發過程。 
  垂直方向上,包含窗口由公開區向隱藏區、由盲目區向未知區的兩個移動過程。窗口由公開區向隱藏區移動的過程一般就是自我表露或者信息告知的過程。A向大家做自我介紹就是這樣一個過程。窗口由盲目區向封閉區移動的過程一般是一個他人發現的過程。如當A告知其他人自己是山東青島人后,其他人在向A分享自己的來源之前的這個過程中,已經完成了自己對A的各項可能性分析,就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完成了對A的未知區和自己的未知區的開發過程。 
  斜向上,是窗口由公開區向未知區移動的過程,這個過程一般是交流共享、凝聚共識的過程。例如A已經知道其他人想要畢業后考研究生,其他人也知道A畢業后想去美國學習,他們彼此都知道英語學習的重要性,但他們通過交流分享后萌發共同學習的想法,達成相約參加英語角的共識。信息就這樣在他們的互動交流中發生了碰撞并形成信息的信息,推動窗口從公開區向未知區的移動。 
  經過上述分析,我們不難發現,“喬哈里窗”具有四個特點:一是信息與窗口全覆蓋,交流雙方持有的信息都可以按照知曉與否歸到相應的象限中;二是交流主體各有其窗口,窗口形狀大小的變動是即時形成的,并在交互過程中各自變化;三是信息跳離影響窗口形態,隨著交往的進行,信息隨時可以跳離原有窗口,進而原來象限區的形態大小就會發生變化;四是窗格移動具有不可逆性,因為已經公開的信息“就是潑出去的水”是不能回收的,因此象限的移動只能是單向的。簡單而言,喬哈里窗的界面移動,本質上就是公開區不斷放大,其他信息區不斷縮小的過程。如圖2所示。 
  四、學生宿舍共同愿景構建的策略 
  一是要擴大公開區,培養共同語言。根據“喬哈里窗”模型的移動規則,溝通雙方要追求信息公開區的不斷擴大,信息公開區越大,越容易達成共識,也就越容易形成共同愿景。而宿舍共同愿景構建的前提是要在宿舍各成員間培養共同語言。共同語言即是共同話題的表示方法,又是共同話語體系的體現,它能夠反映宿舍各成員的共同點,如共同興趣、共同發展目標、共同價值觀念等。共同語言根植于每個成員的個人愿景中,會隨著成員間的溝通而得到培養,并可以推動一個只存在于兩三個成員之間的共同語言擴展到整個宿舍成員中。
二是要規避盲目區,開展集體學習。“喬哈里窗”模型的移動規則顯示公開區的擴大最主要得益于“請教-反饋”溝通路徑的實施,得益于對信息盲目區的規避。宿舍成員間共同語言的培養,是建立在成員間集體學習基礎之上形成的。一方面,開展集體學習可以在討論交流的基礎上萃取高出個人智慧的集體智慧,形成有吸引力的共同語言;另一方面它可以把集體智慧轉化為宿舍各成員的努力方向,從而克服宿舍內個人私利或小團體局部利益,堅持宿舍的共同愿景,相約成長。 
  三是要縮小隱蔽區,進行深度匯談。從“喬哈里窗”模型的移動規則我們不難看出,隱蔽區的縮小是最難實現的過程之一。宿舍成員在與他人交談的動機出現時,對其他成員的反應以及交流結果不確定性的焦慮也會隨時出現,倘若交流結果不能符合交流者的期望,必然會產生溝通阻力,進而影響共同愿景的達成。通過深度匯談,可以打開交流時的內心,充分調動交流者的積極性,壓縮焦慮存在的空間,宿舍成員間可以相互幫助、相互補充,進而彌補個人思維的局限性,發揮集體思維的能力,這也是開展集體學習的關鍵。 
  四是要探視未知區,實現自我超越。“喬哈里窗”模型移動規則的終極目標是實現對未知區的不斷探視與挖掘,不斷激發共同成長的潛力,形成自我超越的內在動力。宿舍共同愿景的構建不能脫離宿舍成員的個人愿景,并要積極利用共同語言的培養、集體學習的開展和深度匯談等方式,保持宿舍成員面對共同愿景與現實差距的創造性張力,挖掘每個成員內心積極向上的欲望和潛能,激發內生動力,推動宿舍集體不斷超越自己,實現更遠大的愿景。 
  參考文獻: 
  [1]王旎. 試論約哈瑞窗口的移動[J]. 國際新聞界,2008,(10):41-45+75 
  [2]彼得·圣吉,張成林. 第五項修煉[M]. 中信出版社,北京.2009 
  [3]胡永嘉,單連良. “喬哈里窗”對上下級有效溝通的啟示[J]. 領導科學,2016,(19):22-23. 
  [4]高旗,盛東杰,張軍. 淺談共同愿景的構建與實現[J]. 東方企業文化,2012,(16):173. 
  作者簡介: 
  單連良(1987.6-),男,漢族,北方工業大學講師,文法學院團委書記。 
  金磊(1982.2-),男,漢族,北方工業大學講師,土木工程學院團委書記。
上一篇:巧用微課,打造活色生香的歷史課堂 下一篇:侗族傳統手工藝在地方幼兒園環境創設中應用現狀研究
相關文章推薦

  • 高校教育管理協同機制基本要素和對策
  • 混合式學習視域下的網絡核心課程學習空間研究
  • 微博、微信網絡環境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分析
  • 淺談新時代思想政治教育課與“工匠精神”的融
  • 高校大學生廉潔教育實效性的問題情境研究
  • 準確把握新時代高校紀檢監察工作的特點要求
  • 高校青年志愿服務活動中的思想政治教育探索
  • 新時代高校青年馬克思主義者培養工程研究
  • “互聯網+”背景下高校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微載
  • 地方性高校外語專業學生黨建問題與對策思考
  • 新時代強化高校基層黨組織政治功能探析
  • 高校大學生消費權益保護的再研究
  • “互聯網+”模式下高校管理信息化建設過程中
  • 繼續教育檔案管理信息化建設的路徑
  • 提升高校教育管理工作者工作績效的分析
  • “互聯網+”時代高校后勤管理信息化建設的探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