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心學”的黨性修養價值


2019-04-09    來源:人民論壇    作者:李朝偉

【摘要】“心學”思想在提升個體道德修養、培養理想道德人格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在黨性修養教育中發揮著端正心性、修身養性等重要功能。應將“心學”思想用于黨性修養教育中,通過反求諸己、日用常行、踐履躬性等“心學”修養方式,消解黨員干部中的知行脫節、言行不一等問題,以更好地推進全面從嚴治黨。

【關鍵詞】“心學” 全面從嚴治黨 黨性修養 【中圖分類號】D26 【文獻標識碼】A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確立了全面從嚴治黨的戰略部署,明確了黨建工作的新思路和新方向。其中,黨性教育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關鍵內容,也是將黨性原則“內化”為黨員干部的思想情感、道德人格、價值信仰的重要途徑。習近平總書記曾提出,黨性教育是共產黨人的“心學”和修身養性的必修課。“心學”是中國傳統儒學的重要門派,最早可以追溯至孟子,兩宋時程顥、陸九淵等將之發揚光大,明代王陽明建構了以知行合一、致良知為核心的“心學”思想體系。“心學”思想主張由內向外、在找回“良知”中成為圣人等,這些對黨員干部的端正心性、修身養性等具有重要意義。

“心學”是一種“力行實踐的精神”

“心學”是以王陽明的“知行合一” “致良知”等為思想內核的良知心學,也是以良知為道德本體、“致良知”為修養方法、知行合一與經世致用為目的的道德哲學。同時,“心學”是一種“力行實踐的精神”,闡述了心與物、心與理的關系。由于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良知,所以王陽明在此基礎上提出了“致良知”的道德修養與實踐方法。在“致良知”的問題上,王陽明提出良知和行為是不能分裂的,應以主觀意識指導人的行動,做到知行合一。學者吳光認為,“心學”是以良知為內核的道德自覺精神,以和而不同為內核的包容精神,以知行合一為方法的踐行精神。中國傳統“心學”思想與馬克思主義之間是有理論交集的,可以將“心學”思想用于黨員教育和黨性修養之中。

首先,“心即理”是道德內化的前提。王陽明將先驗的道德律令、人的思想意識及認識本能等結合起來建構了心本體的思想學說,從而使“心學”學說天然地具有眼光向內、主體向人的內化品質。同時,“心學”也有經驗性的一面,如“吾心則吾身”“心欲視聽言動,無耳目口鼻四肢亦不能”,也就是說,心的理性和感官的感性是合而為一的。其次,“致良知”是道德內化的修養方法。王陽明認為,“良知”是被外在物欲所羈絆或牽弊而不能遵循的內心良知,只有自我反省,掃除物欲,向內找尋,才能保持良知本體。同時,王陽明也將喜怒哀樂等情感體驗看作心的本能,從而使“致良知”更符合人的生理和心理本能。最后,“知行合一”是道德內化的道德實踐。良知是是非之心,“知行合一”的“知”就是良知,“行”是致良知的工夫,知行合一就是反求諸己、親身體驗、努力踐行等,將道德要求內化為自己的道德認知與道德信仰。

知行脫節:全面從嚴治黨中黨性修養的現實困境

當前,由于道德體系不健全、傳統價值信仰式微、法律制度不完善、多元文化沖擊等因素影響,黨員干部知而不行、知行相悖等現象仍然存在,這些都給全面從嚴治黨帶來諸多問題和挑戰。為此,應當以“心學”理論分析黨員干部在修身養性、正心修身等方面所面臨的問題。從“心學”理論看,黨性修養中的知行關系主要體現為以下幾方面:黨的方針政策是否符合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好的方針政策是否能夠落實下去;共產黨員是否在真學、真用上下功夫,是不是勇于擔當、勇于負責;是不是堅守人民群眾利益至上的原則,是不是敢于同危害人民群眾利益的行為做斗爭;是否能夠舍小家為大家,不計較個人名利得失;是不是勇于反思自我、不斷進行自我批評。

在全面從嚴治黨中,知行不一是奢靡之風、不正之風的思想根源,給黨風廉政建設帶來很大危害。習近平總書記生動地將這些“知行脫節”的黨員干部比作“兩面人”,他們“說一套,做一套”,“面前一套,背后一套”,公開場合堅信馬克思主義,背地里迷信風水大師,口頭上堅定不移地反腐敗,背地里瘋狂斂財。比如,有些黨員干部搞拉幫結派、收買人心、自行其是、陰奉陽違;有些黨員干部唯親是用、唯利是圖,為個人仕途搞匿名誣陷等。知與行是不可分的,知而不行就是未知。也就是說,如果做不到就是不知或缺乏真知,如果懂得道理而不踐行就是假知。顯然,黨員干部中的“雙面人”是典型的假知假行,這些假知假行的“雙面人”使黨組織內部的人際關系失去了“真誠”,也使黨組織陷入了蛻化、墮落的危險境遇。此外,“雙面人”也將自己推向了人格分裂的深淵,在家庭生活、社交場合、行政活動等處都要處處作假和裝扮,無法過上正常人的生活,王陽明將之稱為“鬼迷”。

知行合一:全面從嚴治黨中黨性修養的實踐路徑

以反求諸己激發黨性修養。反求諸己、自我反思等“心學”思想的重要修身方法,也是提高自我道德修養、提升自我道德人格的重要途徑。孟子說過,“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在龍場悟道后,王陽明體會到“圣人之道,吾性自足”,進而將人的自我意識、內心感悟等作為道德修養的重要途徑。顯然,只有不斷地躬身自問,反省自我,才能將認識和實踐、求學和問道統一起來。所以,在黨性修養教育上,不僅要加強道德管束和紀律約束,還應當提高黨員干部的自我反思意識、自我批評意識等,使黨員干部能夠加強自我要求,自覺認同和踐行黨規黨章和政治紀律,做到“從心所欲不逾矩”。在黨風廉政建設、群眾路線教育活動等教育實踐中,應當引導黨員干部深刻理解黨的方針路線、宗旨意識、個人理想信念等內容,將政治信仰、道德要求等內化為黨員干部的思想自覺和價值認同。此外,在黨性修養過程中,黨員干部也應當善于反思自我,做到“吾日三省吾身”,不斷糾正自己錯誤的想法和觀念,提升自己的思想認識和人生境界。比如,應當借鑒“心學”的修養方法,將錯誤的思想念頭扼殺于萌芽狀態,遏制損害人民利益的“私欲”。

以常學常用促進道德內化。“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先天的良知包含了普遍的道德法則,只有在常學常用和親身經歷中,才能更深刻地體認這些普遍的道德法則。所以,在道德實踐中我們不僅要做“知的工夫”,還應當做“行的工夫”,在日常的點點滴滴中進行格物致知,做到知行合一。在黨性修養教育中,應當從細微之處和日常事務中培養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在“小事小節”中培養黨員干部的自律精神,使黨員干部能在細微處、私底下做到慎獨慎微。此外,應當尊重不同個體在認知程度、黨性修養、精神需求等方面的差異,結合黨員干部的職業、年齡、受教育程度、生活閱歷等開展針對性黨性教育,以科學的、有針對性的方式提高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

以踐履躬行化解知行脫節。王陽明認為,踐行便是真知,如果閉門修養,不在事上磨練,是不能提高自身道德修養的,“如言學孝,則必服勞奉養”,“豈徒懸空口耳講說”。劉少奇在《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中也提出了理論聯系實際的黨性修養觀點,“革命者只能在革命實踐中改造自己”,“離不開實踐中的自我修養和學習”。可見,只有將思想認識、道德原則等落實到行動上,才能算得上真正的“致良知”。所以,應當將黨員干部的日常行為、工作作風、工作態度等作為黨性修養教育的重要內容,在實踐活動中培養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

(作者單位:中國礦業大學(北京)馬克思主義學院)

【參考文獻】

①習近平:《深入學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 努力掌握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求是》,2010年第7期。

②[明]王陽明:《傳習錄·上卷》,北京:中國畫報出版社,2013年。


上一篇:和文化:新型政黨制度的理論淵源 下一篇:用“三化”思維提升黨的建設質量
相關文章推薦

  •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融入高等專科學校《思想道德
  • 堅持黨性原則:黨媒的立身之本
  • 共產黨人的黨性與黨性修養
  • 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與公務員道德修養
  • 用紅色文化錘煉黨性
  • 黨員干部需從哪些方面提升黨性修養
  • 基層黨校黨性教育怎么抓
  • 新聞宣傳工作堅持黨性和人民性相統一的回顧與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