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為什么要保持一定的經濟增速


2019-04-08    來源:人民論壇    作者:徐奇淵

【摘要】當前,國內外經濟局面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中國有必要采取積極的應對舉措,將經濟增速保持在合理區間。一方面,經濟下行周期中,市場的供求失衡是一種對資源的浪費,需要進行干預,將增速保持在一定水平。另一方面,在市場競爭機制不完善、正向淘汰機制欠缺的背景下,保持一定增速也是對市場不完善的一種補償。同時,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也是穩就業、防范金融市場重大風險的必要舉措。

【關鍵詞】經濟增速 下行壓力 合理區間 【中圖分類號】F124 【文獻標識碼】A

即便沒有中美貿易摩擦,中國外部需求的下行態勢也已確立,國內經濟仍面臨下行壓力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中國經濟增速為6.6%,創出多年來的低點。IMF在2019年1月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中也預測,中國經濟在2019年的增速將降至6.2%。不過,中國經濟發展已經進入新時代,除了必要的增速之外,決策者更加關注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但是,毋庸諱言,中國經濟仍然面臨著一定的下行壓力。一方面,2019年中國主要貿易伙伴的經濟增長預期不佳。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即將走到頂點,轉向下行,歐元區和日本經濟則一直沒有走出負利率的政策區間。而且,由于歐元區國家的財政政策缺乏統一協調,日本政府債務高企,兩者的財政空間也極其逼仄。IMF在2019年1月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也對全球經濟,包括美日歐為首的發達經濟體增速普遍進行了下調。可見,即便沒有中美貿易摩擦,中國外部需求的下行態勢也已確立。

另一方面,中國國內經濟也面臨諸多下行壓力。其一,金融市場信心有待恢復。2018年中國金融市場受到較多沖擊,涉及到股票、債券、基金、互聯網金融等多個領域。目前,市場投資者對風險的擔憂仍然較多,金融市場上的信用利差仍處于較高水平。雖然銀行間市場的流動性較為寬裕,但是無法有效地轉化成企業和其他市場主體的信用貸款。在缺乏信心的背景下,投資者普遍偏好低風險、無風險的資產配置,風險資產遭到拋售。

其二,制造業投資受到外貿不確定性、金融環境趨緊、成本上升的三大沖擊。外貿不確定性使制造業的投資預期不穩,金融環境趨緊則影響了制造業投資的資金來源,成本上升減少了制造業的盈利空間和投資熱情。此外,房地產市場的限購和管制措施正陷入兩難境地,松緊取向各有其難處。

其三,基建投資增速大幅下滑。2018年已經降至3.8%,而在2017年該增速一度接近20%。這背后是財政擴張所面臨的困境,中央、地方之間的傳導機制不暢,一些地方政府不作為或消極作為。不過另一方面,這也和政策預期不清晰、激勵機制缺失有關。

保持必要的經濟增速是對短期內公平競爭機制缺位的一種補償

2019年外需下滑、內需不振,中國經濟增速面臨一定的下行壓力。在此背景下,保持必要經濟增速的重要性愈加凸顯。尤其是在市場競爭機制不充分的情況下,經濟下行會通過逆向淘汰機制,惡化資源配置。因此,保持必要增速,是對市場競爭機制不完善的一種補償。反過來,在保持必要增速所爭取到的時間內,必須通過改革,盡快建立起公平競爭的市場機制。

如果市場競爭機制能夠有效、充分的發揮作用,那么,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市場將對資源重新配置,資源從低效企業向高效企業轉移。如此,經濟將再次找到新一輪的增長動力。但是,目前政企關系、國有企業、社會安全網的改革都亟待進一步推進,如果經濟增長失速,首當其沖受到負面沖擊的很可能不是僵尸企業,也不是一般的大型企業、國有企業,而將是廣大最有活力的民營企業,尤其是中小民營企業。事實上,在2018年經濟下行過程當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經營狀況已經出現了這種分化現象。

經濟下行周期要發揮其新陳代謝、資源優化配置的作用,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是必要條件。2018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指出,“要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創造公平競爭的制度環境,鼓勵中小企業加快成長……要加快國資國企改革,堅持政企分開、政資分開和公平競爭原則”。

而在建立起充分、有效的公平競爭環境之前,有必要保持一定的經濟增速。否則,逆向淘汰機制可能進一步惡化資源配置,使潛在經濟增速進一步下降、并陷入惡性循環。例如,日本上個世紀90年代“失去的十年”,就在這方面有深刻的教訓。當然,這也意味著在保持必要經濟增速的同時,要雙管齊下,同時著力推進建設“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這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涵。

市場供求失衡會造成資源無效配置,保持必要的增速則可以緩解供求失衡

在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存在一種誤區,就是將其與適度擴大內需對立起來,將保持政策定力與適度擴大內需對立起來。事實上,保持必要的經濟增速也是為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建設提供寶貴的改革時間。在此意義上,穩增長和供給側改革兩者是完全一致的。

從政策框架的分工、定位來看,擴內需、穩增長著重服務于穩定短期經濟波動,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則主要服務于改善長期的經濟增長潛力。其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提升政府和市場的效率,改變長期的供求均衡水平,使其有實質性的提升,從而改善長期的增長潛力。

而擴內需、穩增長所要解決的,也是效率問題。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形勢下,企業家投資沖動的起伏、金融投資者的情緒變化、消費者的信心改變,會使固定資產投資、金融資產價格、產能利用率、就業等指標出現過度調整,使市場供求偏離均衡水平,從而使經濟增長低于應有的潛在趨勢。雖然這種失衡可能是暫時的,但是也會帶來產能的閑置、效率的損失,甚至造成就業崗位的過度流失和社會的不穩定。

如此,短期宏觀調控所要解決的,并不是改變市場的均衡水平,而是要重新使市場供求盡量恢復到應有的均衡狀態,避免因市場未達到均衡水平而帶來的效率損失。在這個框架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提升長期均衡產出為目標,而擴大內需、保持必要的經濟增速,則是為了解決短期經濟波動中的供求不平衡而采取的措施。即使是相對成熟的市場經濟體,在面臨經濟下行壓力的形勢下,也同樣需要適度擴大內需,保持必要的經濟增長。

保持必要的經濟增速,不僅僅是穩定就業、穩定實體經濟的需要,也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要求

目前,中國正處于中等收入階段,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關鍵就在于避免金融危機。而如果經濟增長失速,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將會面臨困難,經濟改革、產業升級,甚至社會穩定也將無從談起。一方面,經濟增長失速,將會直接對金融市場的資產價格產生影響,對金融市場造成沖擊。另一方面,經濟增速過低,也會通過收入機制,影響到勞動者的工資、企業的利潤、政府的稅收,從而使得債務違約率上升。從宏觀的債務負擔率來看,即債務余額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來看,如果作為分母的GDP增速下降過快,會導致宏觀杠桿率的進一步上升,反而容易引發系統性風險。

2019年1月,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而在當前形勢下,中國經濟的周期性下行壓力有所加大,我們有必要采取積極的應對措施。

綜上所述,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形勢下,在保持必要的經濟增速的過程中,我們要區分短期的經濟周期問題和長期的趨勢問題,針對短期的經濟下行壓力,要用足政策、用好政策,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在此基礎上推進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經濟發展研究室主任)

【參考文獻】

①徐奇淵:《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數據之迷》,《金融市場研究》,2018年第7期。


上一篇:中國經濟何以再迎一波長期增長 下一篇:秉持“三心” 開創黨建工作新局面
相關文章推薦

  • 淺析特殊體質案中因果關系認定的思路
  • 減稅政策下財政收入為什么不減反增
  • 為什么要推進思想扶貧
  • 為什么要強調黨管企業家
  • “道德綁架”如何消解
  • 為什么要同時強調問責與容錯
  • 南疆教育政策信息傳播對社會穩定的影響
  • 試論儒家思想和官僚政治對北宋軍事科技政策制
  • 澳大利亞先前學習認定的政策框架與實踐成效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