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當今國外共產黨的發展變化及其特點


2019-04-03    來源:人民論壇    作者:于海青

【摘要】蘇東劇變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國外共產黨從各自國情出發,積極探索社會主義道路,既取得了巨大成就,也面臨著困難和挑戰。當今國外共產黨的發展變化,總體上呈現實踐發展中的不平衡性、不穩定性,以及理論戰略上的探索性等鮮明特征。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既前途光明,同時也任重而道遠。

【關鍵詞】國外共產黨 金融危機 左翼聯合 【中圖分類號】D815 【文獻標識碼】A

近30年國外共產黨的發展進程,有兩個標志性節點:一是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遭遇蘇東劇變,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受到巨大沖擊,一些共產黨或解散消亡或改旗易幟,國外共產黨一度面臨生存危機。二是2008年爆發國際金融危機,資本主義基本矛盾激化,結構性危機再現,“歷史的終結”論斷宣告終結,國外共產黨和世界社會主義運動迎來新的發展機遇,面對新的挑戰。這為我們觀察當今國外共產黨的發展變化提供了基本參照點。與上述兩個節點進行比較研究可以發現,我們很難用簡單的線性上升或下降來概括當前國外共產黨的發展變化,因為其更多呈現的是復蘇與衰退共存、成就與困難交織、合作與分裂并現、挫折與希望相伴的錯綜復雜的現實景觀。只有堅持整體視角和比較方法,才能更加科學、準確地研判當前國外共產黨的發展態勢與格局走向。

組織力量有所增長,但一些傳統大黨衰退顯著

蘇東劇變造成10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黨喪失執政地位,國外共產黨力量急劇下降,黨組織數是從180降至120多個,黨員人數從4000多萬銳減至600萬。經過20余年發展,目前國外共產黨總體力量有所恢復,大大小小共產黨組織約有130個,黨員人數1300多萬。但需看到的是,越南、古巴、老撾、朝鮮等社會主義國家執政共產黨占據絕大比例(共800多萬人),黨員近萬人以上的國外共產黨僅有20多個,多數共產黨為各國政治舞臺上的邊緣化小黨,擁有幾百、幾千黨員不等。

金融危機以來,一些發展中國家共產黨力量提振較為明顯。比如,南非共產黨從2012年的15萬人增至目前的28.5萬人,巴西共產黨從2009年的32萬人增至近40萬人(其中6萬活躍黨員),印度共產黨(馬)近年黨員數保持在100多萬,尼泊爾共產黨(聯合馬列)在2018年合并前擁有普通黨員40萬(其中組織化黨員7.3萬)。

前蘇東地區共產黨分化較大。俄羅斯聯邦共產黨近年組織發展形勢向好,較危機前增長6萬多人,2017年底宣布達到16.2萬人。而受國內政局變化、黨內分裂、反共勢力打壓等因素影響,該地區一些共產黨力量衰落明顯。比如,金融危機前曾兩度執政的摩爾多瓦共產黨人黨,從3萬多人降至目前1.1萬人。一些被取締的共產黨,如格魯吉亞共產黨等,組織力量更是呈現從數萬人至數千人的斷崖式下降。東歐具有較大影響力的捷克和摩拉維亞共產黨,近四年黨員人數減少1.4萬,2018年僅存3.7萬黨員,且面臨嚴峻的黨員老齡化問題。

在發達資本主義地區,希臘、塞浦路斯等共產黨組織力量發展較為平穩;一些黨由于以活躍度為標準進行重新統計,黨員數出現不同程度下滑,比如,日本共產黨從危機前約40萬人下降到目前30.5萬人,葡萄牙共產黨從2004年的13萬人下降到目前5.4萬人。還有一些傳統大黨力量衰退顯著,通過對蘇東劇變初、金融危機前和近幾年情況比較來看,法國共產黨的注冊黨員人數分別為27萬、13.4萬和5.6萬,意大利重建共產黨為13萬、3萬和1萬多,西班牙共產黨為4萬、2萬和不足1萬。

議會政治實踐有亮點,但未能形成規模性和持續性影響力

在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低潮中,部分共產黨仍然能夠在各國政治中發揮相對重要的作用。有的共產黨一直是國內具有政權競爭力的主要政治力量,比如,尼泊爾共產黨、印度共產黨、南非共產黨、塞浦路斯勞動人民進步黨等。有的共產黨則長期擁有一定政治影響力,比如,日本、葡萄牙、希臘共產黨以及拉美諸多參與執政聯盟的共產黨等。金融危機以來,南非共產黨一直作為“三方聯盟”成員參政;白俄羅斯共產黨雖然僅有為數不多的6000多黨員,議會席位也不多(2016年獲得8個議席),但其主張能夠對國家政策制定產生很大影響;尼泊爾兩個共產黨多次執政,2017年末尼共(聯合馬列)、尼共(毛主義中心)組建的左翼聯盟更是以壓倒性勝利獲得執政地位。有的黨實現了突破式發展,比如,比利時工人黨在2014年全國大選中史無前例地獲得2個議席,且在近年的民測和地方選舉中支持率明顯提升。葡萄牙共產黨在2015年大選中獲得21世紀以來創新高的8.3%支持率和17個議席。哈薩克共產主義人民黨影響有所擴大,從危機前多年未能進入議會,到最近連續兩次全國議會選舉均獲得7個議席。

總體來看,國外共產黨當前的這些發展亮點,呈現分散式的點狀分布特征,并沒有形成規模性效應。同時,危機后國外共產黨的片段式、非持續性增長特征也非常明顯。有的黨在支持率階段性提升之后迅速回落。比如西班牙共產黨2011年較危機前支持率幾乎翻倍(從3.8%到6.9%),但受左翼民粹主義政黨強勢崛起沖擊,2015年大選支持率直線跌至創歷史新低的3.7%。此外,還有一些共產黨在近年大選中頻頻受挫。意大利重建共產黨自2008年后一直未能跨越議會門檻,迄今在全國議會中沒有任何議席。伴隨拉美左翼政治衰退潮,秘魯、智利、巴西等共產黨陸續喪失執政伙伴地位。受國內外因素影響,日共、俄共、捷摩共(捷克和摩拉維亞共產黨)、印共(馬)等在最近大選中的支持率和議席數也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

左翼聯合與合作趨勢加強,但矛盾分歧依舊突出

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國外共產黨一直在探索加強相互間聯系與合作斗爭的有效形式。從國際與地區層面看,形成了一些日益成熟的溝通、交流機制,比如,至今已召開二十次的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成為各國黨在獨立自主基礎上交流彼此經驗與聯合行動的重要載體。而以歐洲共產黨為主要力量創建的歐洲左翼黨、以恢復蘇聯共產黨和聯盟國家為宗旨的“共產黨聯盟—蘇共”等地區層面的共產黨跨國聯合組織,也為相關黨協調行動搭建了溝通平臺。但從具體實踐看,各共產黨內部在相關問題上一直存在矛盾分歧,這造成了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一度幾乎發生分裂;而由于質疑歐洲左翼黨的性質和發展方向,希臘等共產黨甚至組建了一個與歐洲左翼黨并存和對立的平行組織——“共產黨和工人黨‘創議’”。

從國內層面看,一些因歷史淵源和觀點分歧而分裂的共產黨積極相互靠攏,尋求重新實現力量整合。這其中既有成功的范例,比如2016年,尼泊爾多個毛派政黨合并為尼泊爾(毛主義中心)。2018年5月,尼共(毛主義中心)又與尼共(聯合馬列)正式合并,建立了尼泊爾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政黨;但也不乏失敗的情況,比如意大利共產黨人黨與重建共產黨的統一進程舉步維艱,最終共產黨人黨于2016年獨立組建了新意大利共產黨。

近年來,國外共產黨與其他左翼政黨的合作或聯合有所加強。這既體現在國家政權層面,比如,南非共產黨長期與南非國大和南非工會大會組建“三方執政聯盟”,以及拉美一些共產黨與主要左翼政黨建立聯盟政府;也體現在共產黨與一些激進左翼政黨,比如法國共產黨與左翼黨、西班牙共產黨與“我們能”黨、葡萄牙共產黨與左翼集團等的選舉合作方面。但在目前這些聯盟中,共產黨大多處于從屬或依附地位。此外,國外共產黨還建立了一些會議性協調組織,比如黎巴嫩共產黨主辦的阿拉伯地區共產黨和左翼政黨間的“阿拉伯左翼論壇”,比利時工人黨主辦的“國際共產主義者研討會”等,為共產黨與其他左翼政黨建立經常性聯系搭建了橋梁。當前,加強左翼聯合是國外共產黨關注的焦點問題。2018年11月,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的核心議題,就是探討工人階級及其聯盟問題。

努力探尋社會主義發展規律,但實現馬克思主義本土化尚需深入探索

蘇東劇變尤其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國外共產黨從各自國情出發,積極探索通向社會主義的道路,豐富社會主義理論,推進社會主義建設實踐,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也面臨著一定的困難和挑戰。

越南、古巴、老撾、朝鮮等當今社會主義國家的執政共產黨,自20世紀80年代末以來,就開始陸續通過經濟、政治改革來解決社會主義實踐中出現的問題,探尋經濟不發達國家的社會主義建設與發展規律。四國共產黨的改革路線,具有堅持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和發展方向的共同特征,但在具體改革措施上各具特點,在改革程度上也存在差異,因而呈現出多樣化發展的局面。目前,四國共產黨執政地位相對穩固,政權建設明顯強化,治國理政能力不斷提高,但也面臨著諸多風險和考驗,比如,外部與內部和平演變的壓力;解決經濟發展中出現的貧富分化、貪污腐敗等問題;在所有制、國有企業改革等問題上的爭論與分歧;堅持黨的領導與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關系;深化和完善黨的領導體制機制改革,等等。在相關問題上,四國共產黨不斷提出新認識、推出新舉措,有的步子邁得比較大,有的認識相對謹慎,但整體上仍處于理論和實踐的探索過程之中。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求生存和發展的共產黨,致力于從本國本黨實際出發,探尋通向社會主義的道路。近幾十年來,國外共產黨的道路探索主要有兩條路徑:一是以尼共(毛)和印共(毛)為主要代表,試圖通過武裝斗爭奪取政權,建立社會主義。而隨著尼共(毛)在2008年轉向議會政治,印共(毛)受到軍事打擊,這一選擇目前不再具有廣泛影響力。二是絕大多數共產黨積極參與議會斗爭,或者以之作為爭取勞動者利益的手段,或者試圖以此實現向社會主義的過渡。盡管少數共產黨曾通過議會競爭上臺執政,但尚無成功通過和平民主道路實現制度轉型的先例。而且不少共產黨目前都或多或少面臨發展困境,比如黨的分裂、影響力持續下滑、政治地位邊緣化等。為扭轉困局,一些黨已開始進行大幅度戰略策略調整,比如西班牙共產黨從溫和轉向激進,以民主集中制穩固黨的團結與統一,以更積極的議會外反新自由主義行動凸顯黨的斗爭性。還有一些共產黨表現出對變革和發展的強烈吁求,比如在2017年大選失敗后,法國共產黨于2018年11月召開第38次特別代表大會,激辯法共的衰退及21世紀共產主義前景,尋求實現戰略重塑。

當前,國外共產黨發展變化的一個突出現象,是越來越關注中國的發展。作為當今世界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以其卓越成就和責任擔當,正在成為世界社會主義發展的中流砥柱,中國共產黨的理論和實踐對眾多國外共產黨也產生著巨大吸引力和影響力。隨著近年來雙邊黨際互動頻繁,以及“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專題研討會”等重大多邊黨際交流活動的成功舉辦,國際共產主義和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向東看”漸成潮流和趨勢。一些國外共產黨高度評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成就,大力支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實際行動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真誠地學習中國改革開放和治國理政的寶貴經驗,以及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新發展成果,在黨的建設中借鑒、吸收中國共產黨政黨治理的好做法。但在把中國經驗、中國方案正確運用到本國本黨實踐中,在不斷創新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實現馬克思主義與本國實際的有機結合上,各國共產黨尚需進行更加深入的思考。

總之,當前國外共產黨發展變化的鮮明特征表現在:一方面,不斷出現的新實踐、新探索、新亮點,孕育著新的力量增長點,推動國外共產黨實現新發展和新突破;另一方面,整體發展的不平衡性、不穩定性,又決定了各國共產黨面臨艱巨挑戰,需要進行深刻的理論反思、實踐創新和戰略調整,探尋新的發展方向。這顯然也是當今作為整體的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現實寫照。從這一意義上說,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從發展低谷走向重新振興既前途光明,也任重道遠。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國外共產黨理論研究室主任、研究員)

【注:本文系中國社科院馬工程后期資助項目“歐洲激進左翼政黨現狀與發展趨勢研究”(項目編號:2015mgchq015)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①閆志民等:《社會主義500年編年史》,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

②顧海良:《世界社會主義500年》,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8年。


上一篇:拓寬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傳播途徑 下一篇:70年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不懈探索和根本成就
相關文章推薦

  •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的干部隊伍建設探析
  • 淺談高職學生提高TOPIK通過率的方法
  • 中國人物畫教學創作中的速寫運用
  • 如何有效實施真實應用驅動下的教學模式改革
  • 對《共產黨宣言》中“共產主義”的重新解讀
  • 新型政黨制度的獨特優勢
  • 共產黨人的黨性與黨性修養
  •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的分類及特點
  • 澳大利亞開放大學質量保證的特點與啟示
  • 中國共產黨何以擁有強大的創造力
  • 用紅色文化錘煉黨性
  • 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的三個重點向度
  • 淺析當今中國環境決策中的公眾參與
  • 近年來中國共產黨文化建設研究述評
  • 領導干部人格塑造的“四重境界”
  • 獲得感的時代內涵與國外經驗借鑒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