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警惕披著“合法”外衣的高校腐敗


2019-04-02    來源:人民論壇    作者:謝寶富

【摘要】高校腐敗種類繁多,且多隱身于灰色地帶或“合法”的外衣之下;腐敗主體多元化,腐敗窩案較多;貪腐糜爛程度相對有限,社會影響卻很惡劣。加強高校廉政建設,需改變現行高校監督、科研、財務及組織人事管理制度。

【關鍵詞】高校 腐敗 科研管理 【中圖分類號】D602 【文獻標識碼】A

高校腐敗種類繁多,且多隱身于灰色地帶或“合法”的外衣之下

高校是社會的一員,又不完全等同于社會;高校腐敗與其他腐敗有相似的一面,也有很大的不同。概括而言,當前我國高校腐敗有以下主要特征。

第一,腐敗種類繁多,且多隱身于灰色地帶或“合法”的外衣之下。縱觀我國高校腐敗,大體可分為以下三類:一是明確違法且一旦被發現就會遭到法律嚴懲類腐敗(姑名之曰“違法必究”類腐敗)。該類腐敗主要包括高校基建、后勤、設備及圖書資料采購、招生及專業調整等領域的腐敗。由于高校合并、擴招、新區建設、科教投入增加等原因,我國高校一般都規模較大,在校生多有一兩萬人甚至數萬人之眾。同時,高校招生及專業調整尚有一定的主觀可操作性。由于具有規模效應,即便是買一本書、吃一頓飯之類的小支出、小消費,乘以數萬就成了不菲的支出與消費,所以在基建、后勤、設備及資料采購、招生及專業調整等眾多領域,高校均存在令人艷羨的利益與商機,很容易引發權力尋租和貪腐行為。二是本質上違法但因管理制度本身欠合理、涉及面過廣等原因一時尚難全面查處類腐敗(姑名之曰“違法‘未’必究”類腐敗)。該類腐敗主要發生在高校科研領域,其最常見形式是課題組成員用與課題研究無關的“真”發票(實際上是真實的假發票)報銷科研經費,公飽私囊。三是形式上雖合法但實質上違法的腐敗行為(姑名之曰“合法”類腐敗)。這類腐敗在我國高校可謂花樣繁多、層出不窮。諸如,博導尤其是校長、院長類博導堂而皇之地把自己的名字署在博士生或青年教師寫的論文上,成為自己沒有實質性參與的科研成果的作者甚至第一作者(是為我國高校“官大學問大”現象產生的關鍵所在),在“合法”地剽竊博士生、青年教師的科研成果后,博導們多向被剽竊者回報以科研經費報銷、就業、升職等方面的優待和好處。再如,校院領導、課題組成員等借學術交流、課題調研之名,行公款國際、國內旅游之實等。該類腐敗種類繁多,但因其多隱身于“合法”的外衣之下,黨紀、國法對此大多無可奈何。

第二,腐敗主體多元化,腐敗窩案較多。不僅書記、校長、院長、處長、科長、教授、副教授乃至普通辦事人員、講師等都有可能成為各類高校腐敗案件的主體,而且腐敗窩案、串案較多。個別基建、后勤類腐敗案件中書記、校長、分管副校長、處長、科長們沆瀣一氣,有些科研類腐敗案件,課題組內教授、副教授、講師、研究生們“共謀”。近年來,被查處的高校基建、后勤、科研甚至教輔資料采購類腐敗案件一般都是“不查則已,一查便是一串碩鼠”,便是該現象的生動說明。

第三,貪腐糜爛程度相對有限,社會影響卻相對惡劣。與黨政機關、大型國企領導相比,高校領導、教授們掌握的權力和資源畢竟相對有限,加上文化修養、角色限制以及工作環境的差異等原因,盡管高校與黨政機關一樣不乏貪腐糜爛者,但在程度上還是要比前者遜色得多。就反腐實踐來看,高校內即使是位高權重的校長、書記、院長們的貪腐案件,所涉贓款也多在幾十萬元至幾百萬元之間,上千萬元的不多,三千萬元以上的更是鳳毛麟角,生活作風高度糜爛者也相對較少,與黨政機關領導、國企高管動輒就貪腐幾千萬元甚至上億元、生活作風高度糜爛的貪腐情況相比,尚有較大的區別。只不過,高校一向被視為靈魂的凈土、道德的故鄉,高校教師更被視為“社會的良心”,高校校長、院長、教授們的貪腐糜爛即使程度相對有限,也很易導致個體角色扮演與社會角色期待之間的巨大反差,產生強烈的反諷意味和惡劣的反面示范效果,極易被世人所不齒。

多種原因導致我國高校產生腐敗

導致我國高校腐敗頻發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概括起來,主要有如下方面:

一是內外部監督失靈。高校是相對封閉的小社會,不少高校與所在地政府屬平級單位,當地黨政機關對他們是“看得見,管不著”,上級黨委、政府對他們則是“管得著,看不見”,且在擴大高校自主辦學權等輿論氛圍下,上級黨政機關在干預、監督高校具體工作時難免有所忌憚與審慎。就高校內部而言,紀委書記是黨委班子中的一員,多是黨委書記、校長事實上的助手,審計部門也是在校長領導下開展工作。無論是紀檢監察部門還是審計部門,均缺乏應有的獨立性,其監督屬典型的內部監督——“再鋒利的刀刃,也砍不了自己的刀把”,監督效果十分有限。因此,要扭轉高校的腐敗困局,就必須增強高校紀檢監察部門、審計部門的獨立性,借國家監察委員會設立之機,規定高校紀委書記由國家監察委統一派駐、統一領導,高校紀檢監察部門、審計部門在紀委書記統一領導下開展工作,規定審計部門在開展審計工作時不僅要審查財務票據本身的真實性,更要審查票據背后經費使用的合法性與合理性,使高校的“形式上合法,事實上違法”的貪腐行為無處遁形。

二是科研管理制度欠合理。一方面校長、院長要求教師們要盡一切努力把課題做多、做大,以期不斷提升本校、本院科研經費總額;幾乎所有的高校都在職稱評審、崗位評定、評先評優上設計了一系列激勵教師多拿課題、拿大課題的有效機制,這些機制在課題審批把關不嚴、科研預算很難精確到位的情況下,很可能會使本來5萬元就能完成的課題,最終變成了15萬元甚至50萬元的課題;另一方面不少科研課題又必須在較短時間內結題并用完經費;若到期未用完經費,則是預算有問題,會被追究責任。一些課題負責人都因此痛感,如果嚴守財經紀律,那么在規定時間內如何用完課題經費會是一件異常頭痛的事,除了挖空心思、千方百計地將課題經費“合法”浪費掉,怕是別無選擇。一方面高校教師尤其是青年教師物質待遇較低,壓力山大;另一方面一些課題的勞務費又只能給無工資的研究生或課題組外聘人員,有工資的課題組成員不得支取勞務費,令有工資的課題組成員等于白干活,可又一定程度上默許課題組成員用與課題研究無關的“真”發票報銷課題費用,變相獲取報酬,直接導致了科研經費管理的亂象叢生和科研腐敗的積重難返。

三是財務“一支筆”與財政不公開。我國高校存在財務“一支筆”現象,無論校級還是院級,財務上一般都是領導一人說了算。同時,有的學校、院系財務收支情況缺乏基本的透明度,其財務情況不說社會大眾不知道,就是本校本院的普通教授也未必知情,財務黑箱操作直接導致了高校各類貪贓枉法事件的發生。

四是干部選任上存在一定的誤區。長期以來,各級黨委在選拔高校干部時未能充分考慮高校的特殊性,在選拔高校干部時像選拔任命黨政機關干部一樣,比較偏愛所謂有霸氣、有魄力、能壓得住陣腳者。可是,問題的另一面是這樣的干部大多作風專橫,慣于搞“順我者未必昌,逆我者肯定亡”,且專橫的背面一般都是不同程度的腐敗。同時,與黨政機關干部有嚴格的任期制度不同的是,高校干部還在相當程度上存在變相的終身制和世襲制,一些位高權重的校院領導不僅在同一學校或學院的關鍵領導崗位換著做(如書記、院長換著做等),把持一校或一院的權力長達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之久,而且在迫不得已退出領導崗位時,還想方設法地把權力的衣缽傳承給自己的學生或親信。這種變相的終身制和世襲制為高校貪腐和學閥現象的滋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作者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博導)

【參考文獻】

①魯源:《高校反腐決不能失守》,《中國紀檢監察報》,2017年1月14日。


上一篇:高校黨組織如何做好本職工作 下一篇:馬克思人與自然關系理論的時代價值
相關文章推薦

  • 同性婚姻合法化探究
  • 中國古代政權合法性問題簡論
  • 警惕馬克思主義“過時論”“洗腦論”—深刻領
  • 民事調解檢察監督制度的思考
  • 警惕互聯網金融威脅消費者權益
  • 論大學合法性的承認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