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的成效、問題與對策


2019-03-26    來源:中州學刊    作者:張穎舉;程傳興

摘 要:對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試點的調查表明,中西部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顯著促進了中西部農村的產業振興、城鎮化進程以及農民的就業增收,但也存在濫用特色小鎮概念、盲目建設問題,并且多數農業特色小鎮的產業化基礎較為薄弱,運營過于依賴鄉村旅游,一些地方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產生了房地產開發傾向。應深刻理解中西部農業農村發展現狀和農業特色小鎮的性質,厘清政府與企業在特色小鎮建設中的角色,進一步規范和完善特色小鎮概念,建立更清晰、可量化的特色小鎮創建和認定指標體系,科學開展特色小鎮的評定和管理工作,推動農業特色小鎮從數量擴張向質量效益提升轉變,堅持以農為本、三產融合發展原則,嚴控房地產開發,促進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高質量發展。 
  關鍵詞:農業特色小鎮;現代農業;鄉村旅游;鄉村振興;中西部 
  中圖分類號:F299.2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0751(2019)01-0050-06 
  一、引言 
  由于特色小鎮概念在建設實踐和理論研究中存在認識不同、使用混亂現象,本文首先就特色小鎮概念進行界定,厘清研究對象,確定討論范疇。傳統意義上的特色小鎮概念從行政區劃角度出發,認為特色小鎮是具有鮮明產業特色的建制鎮。相應地,國家相關部門近年來評審和認定的國家級特色小鎮均系建制鎮,許多省市以建制鎮為單位建設特色小鎮。2015年,浙江省在促進區域經濟發展過程中,首次從空間功能角度,提出了新的特色小鎮概念,即特色小鎮是集聚特色產業、融生產生活生態空間為一體的發展空間平臺,明確指出特色小鎮非建制鎮、非產業園區。隨著浙江省的特色小鎮建設經驗和模式被國家認可,以及被各地廣泛學習和效仿,此特色小鎮概念日漸風行,這種非鎮非區型的特色小鎮也在全國廣泛出現。由此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界定和建設方式,加之其他因素的影響,特色小鎮建設進程中出現了特色小鎮概念使用混亂甚至濫用現象。為了規范推進特色小鎮建設和促進特色小鎮高質量發展,2017年國家發改委等四部委印發了《關于規范推進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建設的若干意見》,從國家政策層面認可了浙江省提出的非鎮非區型特色小鎮概念,將特色小鎮界定為:在幾平方公里土地上集聚特色產業、生產生活生態空間相融合、不同于行政建制鎮和產業園區的創新創業平臺。傳統意義上的建制鎮型特色小鎮被明確為特色小城鎮,即特色小城鎮是擁有幾十平方公里以上土地和一定人口經濟規模、特色產業鮮明的行政建制鎮。本文的特色小鎮概念與上述國家政策文件中的概念保持一致,相應地,本文將特色小鎮的一種類型——農業特色小鎮界定為:以現代農業為主導,具有良好的生產生活生態環境和地域文化,融一二三產業為一體的創新創業平臺。 
  由于特色小鎮建設在促進區域經濟轉型升級和城鄉發展方面成效顯著,受到了各級政府從土地審批、融資到稅收、財政獎補等多方面的政策支持。加上特色小鎮建設具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和商業價值,因此也受到了社會資本的追捧。多重因素交織下,全國掀起了特色小鎮建設熱潮。作為特色小鎮的一種類型,農業特色小鎮在促進鄉村振興、新型城鎮化、農業農村現代化等方面具有疊加效應。加之休閑農業領域的易進入性、“農旅”的易結合性、農產品加工業的高附加值性,使農業特色小鎮成為特色小鎮建設浪潮中的一個捷徑和發展重點。經濟欠發達的農業地區,尤其中西部地區的大多數小鎮由于在選擇特色產業上還有難度,便不由自主往相對容易的休閑農業類特色小鎮上靠攏。①中西部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面臨“一哄而上”、盲目發展的風險。同時,中西部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存在盲目效仿、直接照搬東部地區經驗和做法的現象,忽視了中西部與東部沿海地區在經濟社會發展程度、農業產業化基礎和城鎮化進程方面的差異,造成了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水土不服”的問題。因此,研究和解決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中出現的這些現實問題,未雨綢繆地防范可能出現的風險,找尋符合中西部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建設模式和路徑,具有明顯的緊迫性和重要的現實意義。 
  當前國內有關農業特色小鎮的研究呈現“一多一少”的特點。首先是涉及農業特色小鎮的研究較多,關于特色小鎮的研究實質上包含了對農業特色小鎮這一細分類型的研究。學界普遍認為當前特色小鎮存在跟風建設、產業匱乏、發展模式趨同等問題,應堅持因地制宜、產業建鎮原則,防止一哄而上、避免千鎮一面。這對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同樣具有指導意義和啟示。其次是對農業特色小鎮的專門研究較少,已有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闡述農業特色小鎮的概念特征、發展意義和原則。例如,王思明(2017)總結了農業特色小鎮的概念和類型,吳奶金等(2017)、張新民(2017)提出了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的原則和路徑。二是介紹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先進省份主要是東部省份的經驗模式、典型案例和發展現狀。例如,王瑋(2018)、余茜(2018)、候小伏(2017)等分別總結和分析了江蘇、浙江、山東等省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經驗和典型案例。總體來說,當前對于中西部省份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的研究較少,采用大規模調查和實證方式分析中西部地區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問題的研究更是匱乏。這可能與中西部地區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剛剛起步,實踐部門和學術界更多地把關注重點放在了農業特色小鎮發展的意義、發展的路徑和先進經驗的借鑒上有關。這不利于從總體上把握中西部省份農業特色小鎮發展的現狀和防范可能出現的問題。基于此,本文選擇河南、湖南、四川、貴州四省份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試點進行廣泛調研,歸納和總結中西部地區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取得的成績,分析其面臨的問題并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以促進中西部地區農業特色小鎮的健康發展。 
  二、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的成效 
  1.促進了鄉村產業振興 
  中西部農村的經濟以傳統農業為主,大部分農村缺乏二、三產業基礎,工業化、城鎮化的浪潮在較短的時間內難以波及該區域,通過從無到有的創造或者引進二、三產業實現產業興旺的可能性較小。這就需要中西部大部分農村在不放棄工業化、城鎮化可能的情況下,基于自身的農業基礎,從農業農村端找尋鄉村振興的驅動力,而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就是促進其產業發展的有效抓手。一方面,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可以依托已有的傳統農業基礎,通過產業培育和轉型升級,構建屬于第一產業的現代種植業、養殖業,并在此基礎上向二、三產業延伸和發展;另一方面,農業特色小鎮建設能夠充分利用農業農村資源,形成以農產品加工為主的第二產業和以休閑農業為主的第三產業,并向前帶動第一產業,實現三產融合發展。可以說,這是中西部大部分農村產業振興的重要切入點和易發展點。以四川省崇州市白頭鎮五星村為例,該村擁有較好的生態環境,村域內河流溝渠縱橫交錯,林盤眾多,土地肥沃,但村莊基礎設施較為落后,農戶以小聚居的方式散居在各個林盤,村莊經濟以傳統的糧食種植為主,村民收入低下,是中西部典型的平原型村莊。2013年以來,該村通過美麗鄉村和稻香小鎮建設,實現了村美、民富、業興。具體做法和取得的成效如下:第一,以糧油生產為重點,積極發展規模農業。建成了2000多畝的優質糧油基地、500多畝的稻田綜合種養基地、100畝的草莓種植基地。②第二,以糧油加工為重點,大力發展農產品加工業。建立了糧食烘儲中心和糧油加工中心,年烘干糧食約200噸,倉儲糧食約2000噸,加工糧食2萬多噸,生產菜油100多噸。③第三,大力發展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首先,將農田景區化,2000多畝的優質糧油基地在小春種油菜、大春種水稻,形成了農業觀光帶。④其次,高標準修建村莊對外聯系主干路,將村莊與崇州市稻香旅游環線相連,搭上了崇州市鄉村旅游的快車。同時,依托村域內水系和林盤風光,按照“小規模、組團式、微田園、生態化”的理念,建設新型農村社區,形成了阡陌交錯、林盤掩映、稻田圍繞的田園新村。第四,延伸發展其他類型的第三產業。依托良好的農業農村風貌,五星村吸引了一大批文創、餐飲、民宿項目入駐。通過稻香小鎮建設,五星村形成了以現代農業為引領、三產融合發展的新格局。
2.帶動了農民就業增收 
  中西部的農民數量多、收入低、增收渠道窄。傳統農業效益低下、農民非農就業機會少、農業農村資源未得到有效開發是制約當前中西部農民增收的主要因素。如前所述,農業特色小鎮建設能夠充分利用農業農村資源,促進農村的產業振興。不言而喻,繁榮的農村一二三產業,必將擴大農民就近就業的機會,增加農民的各項收入。以貴州省銅仁市碧江區和平鄉為例。該鄉是中西部典型的山區型貧困農村,全鄉總人口22072人,其中貧困人口4793人,貧困發生率達23%。⑤如何促進農民的脫貧增收是當地政府長期思索和努力解決的問題。近年來,和平鄉基于“農業園區化、園區景區化、農旅一體化”的理念,大力發展現代農業和建設和平生態農業旅游小鎮,多元籌資2.9億元,建成了11200畝的高標準蔬菜生產園區、年產12萬頭豬的現代化生豬養殖園區,以及花卉苗木觀光園區和休閑農莊等大型農業產業化項目。這些大型農業產業化項目的投產和運營,帶動了和平鄉9200余人就地就業和增收,促進了1883人脫貧致富。⑥尤其是生態農業旅游小鎮附近的農戶,通過土地流轉、在園區務工、開辦農家樂、跟隨種植蔬菜等方式,實現了人均收入的跳躍式增長,從2012年的人均收入3000元左右增加到現在的12000元左右。⑦可以說,和平鄉生態農業旅游小鎮的建設,是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促進農民脫貧和就業增收的縮影。 
  3.加快了新型城鎮化進程 
  中西部是我國傳統的農業生產區,雖然近年來城鎮化速度較快,但城鎮化程度明顯落后于東部地區。同時,中西部的城鎮化發展存在“頭重腳輕”問題,農村人口多直接流向區域中心城市、省會城市,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的發展存在明顯不足,尤其是小城鎮總體上仍處于規模小、設施差、功能弱的滯后狀況。協調推進新型城鎮化、大力發展小城鎮,是我國新型城鎮化建設的重要目標。集生產、生活、生態、文化、社區功能為一體的農業特色小鎮,不僅能立竿見影帶動小城鎮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發展,更能聚集各類生產要素,誕生各種創業創新因子,從根本上促進中西部的城鎮化發展。以地處中部平原的河南省鶴壁市浚縣王莊鎮為例,建設現代農業特色小鎮之前,這里與中西部大部分農村一樣,農業基礎不穩、農村發展滯后、農民收入低下。在此情況下,王莊鎮政府攜手大型糧食加工企業——中鶴集團,從土地規模化流轉與小麥專業化種植和加工入手,建成了3萬畝高標準智慧農田和糧食精深加工產業園,實現了該鎮糧食生產和加工的規模化。王莊鎮還建成了標準化肉羊肉牛養殖園、特色林果種植園、蔬菜種植園等產業園區,延伸發展了集約化養殖、規模化林果種植、設施蔬菜、農產品倉儲與物流、健康食品、鄉村旅游等產業,實現了現代農業的騰飛。現代農業飛速發展也帶動了該鎮的新型城鎮化進程。近年來,王莊鎮政府和中鶴集團在鎮區合作建設中鶴新城項目,累計建成房屋120萬平方米,入住農民2萬余人,實現了農民就地就近城鎮化。⑧ 
  三、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存在的問題 
  1.濫用特色小鎮概念 
  調研發現,中西部特色小鎮建設進程中存在特色小鎮概念濫用現象,這在農業特色小鎮建設中表現尤為明顯,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存在特色小鎮與特色小城鎮概念混淆問題。中西部很多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實際是農業特色小城鎮建設。這些名義上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實際上的農業特色小城鎮建設,一般有三個特征:一是由政府牽頭建設,一般以鄉鎮政府為建設主體。二是特色小鎮項目規劃范圍大,一般進行全鎮(鄉)域規劃。三是項目規劃和建設內容多具有宏觀性和概念性,不少農業特色小鎮規劃實際上等同于本鄉鎮特色農業發展規劃。農業特色小鎮建設與農業特色小城鎮建設概念混淆的原因:一是特色小鎮概念本身就存在不同界定,近年來國家層面評審、認定和授予“特色小鎮”稱號以建制鎮為單位的做法影響了地方政府對特色小鎮的認知和建設方式的選擇。二是中西部大部分鄉鎮在吸引大型農業投資項目方面存在困難。而以建制鎮為單位開展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其建設規劃可以是概念性和宏觀性的,其具體建設項目可以是零星分散的,開展起來相對要容易很多。三是中西部鄉鎮的已有鎮區本身就面臨發展不足的問題。在沒有明確的產業項目落地的情況下,盲目規劃和建設大型的農業特色小鎮項目區,易形成爛尾工程。若另辟土地打造特色小鎮,勢必在縣域經濟布局中形成低密度分散擴張的態勢,有可能在打造初期如火如荼,后期缺乏市場主體進駐,陷入徒有空殼的發展境地。⑨四是農業產業在產業形態和產業布局上具有分散性,不適合將其項目邊界范圍限制在幾平方公里范圍內。產業化的農產品種植規模一般較大,種植范圍一般涉及整個鎮域甚至更大范圍,農業觀光景點、鄉村休閑度假設施又普遍呈點狀自然分布。另一方面,存在特色小鎮概念擴大化的問題。由于特色小鎮和現代農業的概念都比較寬泛,存在把農業產業園區、田園綜合體、鄉村房地產開發項目、鄉村旅游景區等都冠名為農業特色小鎮的現象,這有意無意間歪曲了特色小鎮的概念,違背了特色小鎮建設的初衷,引發了專家學者、媒體和公眾對特色小鎮建設的詬病。 
  2.起始建設盲目 
  調研發現,中西部的農業特色小鎮存在一擁而上、盲目建設問題。盲目建設問題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求多”。一些縣市、鄉鎮政府對特色小鎮建設表現出極大熱情,因而出現鄉鄉規劃建設特色小鎮的現象,這些特色小鎮又以農業和旅游類為主。暫且不論這些特色小鎮是否具備產業基礎、是否具有鮮明的產業特色,單就“撒胡椒面”式的建設方式來說,就極易造成有限資源的低效和浪費,不符合集中力量培育基礎條件較好的特色小鎮的政策初衷。二是“貪大”。農業特色小鎮規劃與建設面積少則3平方公里左右,多則5平方公里以上。而截止到2016年年底,全國建制鎮的建成區平均占地2.19平方公里,建制鄉的建成區平均占地0.62平方公里。⑩從土地面積看,建設一個農業特色小鎮項目往往相當于再造一個或兩個建制鎮鎮區。雖然農業特色小鎮項目有其占地面積特殊性,但總體上來說,農業特色小鎮規劃和建設面積過于宏大和超前,極易形成爛尾工程。三是“蠻干”。不少鄉鎮在缺乏農業產業化基礎和企業參與的情況下,“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寄希望于通過“炒概念、編規劃、講故事”的方式獲得各級政府財政資金、投資項目和優惠政策的支持。農業特色小鎮的打造,如果不從市場需求端去考慮建設可行性,發展前景堪憂。
3.產業化基礎薄弱 
  特色小鎮不會憑空而來,而是地方經濟長期醞釀積累的一次華麗轉身。 B11 對農業特色小鎮來說也是如此,其建設需要依托相對發達的農業產業化基礎。相較于東部地區,中西部地區的農業產業化企業數量、產業發展的層次、產業發展的環境等方面還處于落后水平。并且從中西部內部來看,不同地方的農業產業化水平差異也較大。相應地,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的產業化基礎總體較為薄弱,個體之間差異較大。對河南、湖南、四川、貴州四省的農業特色小鎮建設試點的調研表明,小部分農業特色小鎮具有明顯的產業支撐,大部分農業特色小鎮的產業化基礎薄弱。具有明顯產業支撐的農業特色小鎮,一般具有三個特點:多位于某種農產品的生產優勢區;多以大型企業為主體運營;多以農產品的生產、加工、銷售為核心業務。與此同時,產業化基礎薄弱的農業特色小鎮也具有以下三個方面的特點:一是多由鄉鎮政府或村集體組織建設和運營。往往只是一個概念性項目名稱,缺乏實質性的農業產業化投資項目和明確的企業主體。二是產業定位以休閑農業、鄉村旅游為主。主要依靠果蔬采摘、花木觀賞、自然風光、餐飲民宿等體驗項目來贏利和發展,名稱不同、內容相似、本質相同。三是“農旅”融合的層次較低。農產品以觀光和鮮食為主,農產品的產業鏈條短,鄉村旅游的季節性強。 
  4.出現房地產開發傾向 
  當前的特色小鎮建設熱潮,背后的一大推手是房地產企業。包括農業特色小鎮在內的特色小鎮建設正成為一些房地產開發企業的新“掘金點”。不可否認,農業特色小鎮適當地開發一些住宅項目和商業地產確有必要,有利于特色小鎮集聚就業人口和發展生活功能,但問題的關鍵是產生了一些“假小鎮,真地產”項目。調研發現,部分農業特色小鎮項目實際是“只有農業之名,難見農業之實”的房地產開發項目。房地產企業之所以冠以農業特色小鎮名目進行房地產開發,主要原因在于以特色小鎮名義拿地成本較低、休閑農業領域具有易進入性。但農業特色小鎮建設一旦以房地產開發為主,就會拉高農業產業經營者的土地使用成本,使本來就脆弱的農業產業化項目難以為繼。有可能房子蓋完了,農業特色小鎮的建設就停滯不前了。借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名目進行的房地產開發項目,蘊藏著巨大的房地產泡沫。這是因為中西部大部分小城鎮的房地產本身就面臨“去庫存化”的壓力,農業特色小鎮的房地產開發將加劇這一局面。如果中西部地區的特色小鎮,尤其是農業特色小鎮不能有序規劃和建設,特色小鎮或會迎來一波爛尾高峰,產生一批“鬼鎮”。特色小鎮真正的特色需要因地制宜,最重要的是要帶動產業和就業的發展,只有為了產業和就業發展形成的特色,才具有可持續性。要防止特色小鎮成為“房地產小鎮”,防止打著特色小鎮的旗號去掀起新一輪的房地產熱。 B12 
  5.過于依賴鄉村旅游 
  根據主導產業的不同,農業特色小鎮可以分為生產加工型和休閑觀光型兩大類。生產加工型農業特色小鎮要么專注于農產品生產、加工、銷售的某一環節,要么實行產加銷一體化,并以此為基礎,向休閑農業、鄉村旅游拓展。休閑觀光型農業特色小鎮基本以特色農業為引子,重點發展鄉村旅游。調研發現,中西部休閑觀光型農業特色小鎮居多。休閑觀光型農業特色小鎮迅猛發展的原因,總結來說主要有以下四個方面:一是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具有巨大的市場需求和經營的高收益性。二是休閑農業概念具有寬泛性。這使休閑農業特色小鎮的適用范圍非常廣泛,各種名目的休閑農業特色小鎮建設項目層出不窮。三是休閑農業具有起步容易、見效快的特點。缺乏農業產業化項目的鄉鎮可以借助一些具有現代農業萌芽的種、養、加項目,較為快速地打造所謂的休閑農業特色小鎮。四是政策的激勵。從中央到地方都有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方面的支持政策,以及開展了特色小鎮的評審認定工作,這也激發了基層政府和市場主體建設休閑農業特色小鎮的熱情。事實上,中西部適合開展休閑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的地方十分有限。這是因為中西部的農村多以傳統農業生產為主,較難提煉農業特色,大部分農村不具備鄉村旅游吸引力。在當前鄉村旅游市場整體發展過熱的背景下,農業特色小鎮面臨著巨大的市場競爭壓力,而大部分農業特色小鎮又恰恰在鄉村旅游市場中缺乏競爭力。原因在于大部分農業特色小鎮提供的旅游產品單一、同質化嚴重,且多數農業特色小鎮的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設施還處于亟待完善的階段。白熱化的市場競爭環境、缺乏競爭力的產品供給和服務,最終會導致大部分依賴鄉村旅游的農業特色小鎮舉步維艱。 
  四、促進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 高質量發展的對策建議 
  1.進一步規范和完善特色小鎮概念及創建和認定的標準 
  首先,在抽象界定特色小鎮概念的基礎上,采用列舉方式進一步明確特色小鎮的基本特征和冠名特色小鎮需具備的基本條件,避免與其他概念產生混淆。其次,規范基層政府和市場主體隨意冠名特色小鎮的行為,嚴把“特色小鎮”名號的使用范圍,杜絕建制鎮、產業園區、旅游景區、房地產開發項目等使用“特色小鎮”名號。最后,建立更清晰、可量化的指標體系來規范特色小鎮的創建和認定工作,從創建和認定環節淘汰一些不實小鎮和問題小鎮。 
  2.推動農業特色小鎮從數量擴張向質量效益提升轉變 
  在全國特色小鎮建設過熱的情況下,應及時根據市場供需狀況和資源稟賦情況,引導地方政府調整特色小鎮建設規劃,減少特色小鎮建設數量尤其是減少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的建設數量。降低農業特色小鎮規劃和建設規模,促進中西部農業特色小鎮發展方式從數量擴張型向質量效益型轉變。 
  3.嚴格控制房地產開發 
  首先,應根據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城鄉發展規劃,嚴格劃定農業特色小鎮的發展邊界,避免基層政府或市場主體借農業特色小鎮建設名義大搞新鎮區開發或過度的房地產開發。其次,在土地供給環節合理確定農業特色小鎮的住宅用地比例,并在其房地產建設環節加強監督檢查。再次,從特色產業方面進行把關,在農業產業選擇、農業投資項目等方面設置可量化、可操作的評估指標,在農業特色小鎮運營期間考核其農業產業發展內容。最后,建立健全農業特色小鎮退出機制,淘汰那些借現代農業之名、行房地產開發之實的不實小鎮。
4.以農為本促進三產融合發展 
  農業特色小鎮的核心競爭力是農產品的生產、加工和銷售,這也是其區別于其他類型特色小鎮的根本特征。從成功的農業特色小鎮經驗上看,雖然特色農業產業和產品的培育周期長、資金投入大、面臨風險多,但從長期看,特色農業產業的效益更高、產值更大、收益更穩定,帶動三產融合發展的能力更強。因此,農業特色小鎮在推進三產融合發展時,尤其在推進農旅一體經營時,應注意守好農業本底,按照“經營規模化、生產標準化、發展產業化”的原則,將自己的核心農業產品做精做尖,打造具有核心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的農業產業鏈,在此基礎上延伸發展旅游、社區等功能,最終形成以農為優勢和特色、三產融合發展的良好格局。 
  5.進一步厘清政府與企業在特色小鎮建設中的角色 
  農業特色小鎮建設中,應進一步厘清政府與企業的角色,形成完善的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化運作的建設機制。政府應定位為引導者、協調者、服務者、監管者的角色,不再直接投資和運營農業特色小鎮,而把職能回歸到提供制度保障、公共服務、市場監管上來。具體應做好農業特色小鎮的創建標準、產業指導、布局規劃、資源整合、環境整治、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工作,監管企業行為,確保農業特色小鎮建設不走偏不走歪、不變相搞房地產開發。企業則定位為農業特色小鎮的投資主體、建設主體和運營主體,專注于打造具有核心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的農業產業鏈,力爭特色農業項目選得準,農業產業化經營做得大。 
  注釋 
  ①范穎華:《打造農業類特色小鎮:最簡單 最復雜》,《中國企業報》2017年5月16日。 
  ②③④⑤⑥⑦⑧此處數據來自作者實地調研。 
  ⑨郝華勇:《欠發達地區打造特色小鎮的基礎差距與現實路徑》,《理論月刊》2017年第12期。 
  ⑩柯敏、周世鋒、秦詩立:《五個“不”分類推進特色小鎮建設》,《浙江經濟》2017年第12期。 
  B11 《2016年城鄉建設統計公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網,http://www.mohurd.gov.cn/xytj/tjzljsxytjgb/tjxxtjgb/201708/t20170818_232983.html,2017年8月22日。 
  B12 徐豪:《新型城鎮化的新探索:特色小鎮要防止“千鎮一面”》,《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9期。 
  參考文獻 
  [1]王思明.現代農業特色小鎮,如何精準定位與建設[N].新華日報,2017-09-27. 
  [2]吳奶金,陳高威,林珊,等.基于新型業態變化的現代農業特色小鎮理念與構建[J].云南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3). 
  [3]張新民.農業特色小鎮規劃建設研究[J].中國經貿導刊,2017,(28). 
  [4]王瑋,黃春曉.江蘇省現代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現狀與路徑研究[J].江蘇農業科學,2018,(12). 
  [5]侯小伏.農業特色小鎮建設的探索及建議[J].中國國情國力,2017,(6). 
  [6]馮奎,黃曦穎.準確把握推進特色小鎮發展的政策重點——浙江等地推進特色小鎮發展的啟示[J].中國發展觀察,2016,(18). 
  [7]蘇斯彬,張旭亮.浙江特色小鎮在新型城鎮化中的實踐模式探析[J].宏觀經濟管理,2016,(10). 
  Effectiveness, Problem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Agricultural Characteristic Towns in Midwest China 
  Zhang Yingju  Cheng Chuanxing 
  Abstract:The investigation on the pilot projects shows that the construction of small towns with agri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in the central and western regions has significantly promoted the industrial revitalization, urbanization process and the employment and income increase of farmers in the rural areas of these regions. However, there are also problems of concept abusing and blind construction. Moreover, the industrialization foundation of most small towns is relatively weak, and their operation relies too much on rural tourism, and there is a tendency of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in some places. We should deeply underst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agricultural rural development in the central and western regions and the nature of small towns, clarify the role of government and enterprises in their construction, further standardize and improve the concept of small towns with special characteristics, establish a clearer and quantifiable index system for the establishment and identification, scientifically carry out the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and promote their expansion from quantity to quality. Moreover, we should upgrade and transform the quality and benefit, adhere to the principle of combining agriculture with industry, strictly control the development of real estate, and promote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small towns with agri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in the central and western regions. 
  Key words:small towns with agri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modern agriculture; rural tourism; rural revitalization; Midwest China
上一篇: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的難點問題論析 下一篇:TD-LTE移動終端工程參數獲取實驗與分析
相關文章推薦

  • 美日現代農業經營體系建設經驗及啟示
  • 廣東特色小(城)鎮建設定位
  • 對接特色小鎮:推進高職模具專業供給側改革的
  • 高等農業院校人才精準化培養模式對大學生就業
  • 基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強軍思想的
  • 新時代“不忘初心”的價值取向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經驗和意義研究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要求推進公共決策機制
  • 努力突破農業科技創新瓶頸
  •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法治現代化的經驗與啟示
  • 河北省主要農業生產條件分析
  • 日本民宿特色及啟示
  • 農業供給側改革現狀及策略
  • 西安市科技型特色小鎮發展研究
  • 邊緣中的定位:論梅娘小說中反傳統的敘事特色
  • 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形態的思考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