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我國糧業70年改革發展歷程與經驗啟示


2019-03-26    來源:中州學刊    作者:丁聲俊

摘 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國家采取果斷措施穩定極端緊張而尖銳的糧食局勢,改革開放40年砥礪探索新路,徹底正本清源,指導改革的理論中國化;銳意探索創新,實現糧食流通市場化;猛擊頑固“堡壘”,變壟斷單一為放開多元化;壯士斷腕攻堅,促進糧食企業鳳凰涅槃新生化;堅持新發展理念,引領糧食流通產業趨向融合化;確保“糧安天下”,促使現代糧食儲備制度化;堅持對外開放,推進糧食產業經濟國際化。這些福澤九州的重大改革舉措,開創了輝煌的糧業盛世,民眾生活實現小康。我國糧業70年的風雨改革發展歷程,創造了豐富的經驗,產生了深刻的啟迪:堅守“糧安天下”大戰略;堅持“立足國內”大方針;堅持“兩手并用”大智慧;強化“實體經濟”大基礎;堅持“開放合作”大決策。 
  關鍵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改革創新;糧業盛世;經驗啟迪 
  中圖分類號:F326.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0751(2019)01-0034-09 
  1949—2019年,我們偉大的祖國走過了70個年頭。70年風雨歷程,40載改革春秋,譜寫出動人的“中國糧食故事”,積累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糧食經驗”和“糧食啟迪”。綜合這些“經驗”和“啟迪”,可以概括為“中國糧食道路”。中國糧食產業歷經洗禮和考驗、探索和創新,開創了中國“糧食盛世”,福澤近14億人民,也為世界糧食安全做出了重要貢獻。中國特色的“糧食道路”,必將越走越寬廣。 
  一、開國大捷:穩定了極端緊張而尖銳的糧食局勢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然而,舊中國遺留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生產關系仍然嚴重禁錮著經濟起步。當時的中國完全是一個落后的農業國,生產技術甚至還處于原始狀態,全國現代工業只占工農業總產值的17%,呈獻給世人的是一個滿目瘡痍、貧窮落后的“爛攤子”。 
  1.百廢待興,糧價飛漲,考驗新生的共和國 
  開國前后,大批無地的貧雇農仍無立錐之地,依然被困在殘酷剝削制度的枷鎖中。深受地租、商業和高利貸等多重盤剝的農民,無以為生,大量逃荒,農業勞力短缺,大批土地荒蕪,農業糧食生產恢復極為緩慢。在新中國成立前夜的1948年8月,河南、湖南和廣東三省共拋荒農地6900萬畝,導致糧食總產量大幅度跌落。與此同時,工農業生產移步維艱,遠沒有恢復到戰前的最高水平。抗日戰爭以前,全國糧食的最高產量為2800億斤;1949年,全國糧食總產量只有2260億斤,二者相差540億斤。棉花生產情況更糟糕,產量只相當于戰前的一半左右。那時的農業生產結構畸形單一,1952年,種植業占農業總產值的比重高達88%,糧食種植面積占農作物總種植面積的比重高達87.8%。 
  在政權徹底垮臺的前夜,國民黨政府為解除經濟危機,橫征暴斂,濫發紙幣,導致通貨惡性膨脹,物價瘋狂飛漲,民眾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以商業都市上海為例,物價以天文數字飆漲,而糧價漲幅又遠超其他商品,與戰前相比,物價上漲高達200多倍。從1948年8月至1949年5月,短短10個月,上海糧價竟上漲了近900萬倍。①與物價尤其是糧價飛漲相對照,廣大人民群眾特別是農民收入水平極低,而且農民收入幾乎只有糧食沒有現金,農民人均年收入大約200公斤原糧(含薯類和豆類等,下同)。特別要說明的是,就這點兒糧食,不僅大部分為地主和資本家所占有,還包括需要向當時政府繳納的40公斤公糧。若折算成現金,1949年農民人均純收入約為44元。他們深深陷入貧窮而不能自拔,苦苦掙扎在饑餓線上而不能擺脫。 
  由此可見,當年舊中國遺留給新生共和國的“爛攤子”真是目不忍睹!平抑糧價、穩定局勢、安定民生,是擺在新中國政府面前最緊迫的政治、經濟、社會問題。這些問題嚴峻考驗著新生的共和國,億萬人民群眾強烈期盼加以解決! 
  2.反復較量,節節得勝,糧食局勢由亂而治 
  新生的共和國沒有辜負人民的信賴和期盼。黨中央、國務院采取果斷措施,平抑劇烈動蕩的市場糧價,穩定尖銳緊張的糧食局勢。 
  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內糧食市場呈現以下特點:多種糧食經濟成分并存,實行自由貿易政策;國營糧食商業尚未普遍建立起來,無能力主導糧食生產;私人資本家糧商占據優勢,且不斷趁機興風作浪;國家財政經濟極為困難,糧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都嚴重匱乏,在大城市幾乎還沒有建立起國家糧食庫存,而且交通運輸落后,不能及時進行地區間糧食的余缺調節。在這種情勢下,私人資本家投機勢力乘機發動進攻,興風作浪,囤積居奇,哄抬物價。1949年4月至1950年2月,全國發生4次大規模的物價動蕩,而且糧價暴漲是誘發整個物價波動的首要因素,給人民生活與社會生產的恢復與發展帶來了嚴重危害。據統計,北京市1950年3月的糧食批發價格總指數比1949年2月上漲了70多倍;上海市1949年5月30日每石(500市斤)大米市場成交價為4200元(舊幣,下同),到1950年2月27日猛漲到28萬元,上漲了66.67倍。與此同時,國外敵對勢力幸災樂禍,加緊經濟封鎖與破壞活動。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內市場上糧食供求矛盾異常尖銳,局勢劇烈動蕩。在此危急關頭,西方少數政客煽風點火,揚言共產黨的政府養活不起幾億嗷嗷待哺的饑民。 
  面對如此嚴峻的糧食局勢,黨和政府果斷采取措施,與私人資本家投機勢力反復較量,并節節勝利,迅速穩定了當時極端緊張的糧食局勢。首先,黨中央做出決策,采取根本措施統一全國財經工作。此舉旨在:集中財力、物力平衡財政收支,穩定市場和物價,打退投機資本的進攻;掌握市場主導權,避免糧價大起大落;控制物價漲勢,抑制通貨膨脹。其次,統一全國物資調度和現金管理。其中特別強調“三統一”,即統一管理和調度公糧、統一開展全國糧食貿易工作、統一組織全國范圍內的糧食調撥。按照統一調度的要求,狠抓保障工業生產中心和穩定市場物價的重點,保障大城市和重要工礦區的糧食供應。再次,國家充分依靠供銷社和零售公司向消費者直接供應糧食。與此同時,國家開始注重建立糧食庫存管理制度。1950年9月—1951年9月,國家先后制定了京、津、滬和其他9個大城市的庫存定額,規定這些大城市需要最低保持相當于3個月正常消費量的糧食庫存量。最后,加強國家糧食機構建設,建立糧食隊伍,實行統一領導,制定方針政策和任務。1952年9月,我國在中國糧食公司和糧食管理總局合并的基礎上成立了中央人民政府糧食部,其性質定為行政管理與企業化經營的結合。在多種經濟成分并存的條件下,國營糧食商業逐步發展壯大并取得領導地位。同時,國家一方面減少向農民征收公糧的數量并一律取消了地方附加稅,另一方面提高了6種糧食的收購價,以保證農民能夠休養生息。
3.糧食由亂而治,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統一財經、穩定物價、穩定市場,是新中國財經戰線上的第一次大戰役。黨領導人民有力地回擊和打擊了各種進攻,以雷霆之聲勢擊敗了資本主義投機勢力的進攻,以萬鈞之力量穩定了動蕩的市場和飛漲的物價,以春風之溫暖驅散了彌漫在廣袤田野上的蕭寒,以號角之聲響喚起了億萬農民高漲的生產熱情。幾番較量,幾番告捷,先后在1949年4月、7月、11月和1950年春節期間4次擊敗了資本主義投機勢力的興風作浪和猖狂進攻,也擊碎了西方少數政客的讕言,當然更有力地平抑了市場物價的劇烈波動,實現了“三個好轉”和“三個穩定”。前者是指財經形勢好轉、糧食狀況好轉、人民生活好轉,后者是指市場穩定、糧價穩定、社會穩定。假若以1950年3月全國糧食批發價格指數為100,那么1950年12月為76.61,1951年12月則為88.29。飽嘗糧價一日多漲之苦的城鄉人民,終于從長期糧價飛漲的惶恐中解脫出來,開始享受到安定的生活,迎來了生產恢復、四海同慶的局面。初戰告捷,為新生的共和國迎接新的經濟建設高潮貢獻了奠基禮。毛澤東主席高度評價說:這次勝利的意義不下于淮海戰役。② 
  二、40年改革探新路,振興糧業福澤九州 
  1949—1978年,雖然新生的共和國已經走過了30個年頭,但由于各種原因,農業生產力遭受嚴重壓抑,農業糧食生產發展緩慢,農村“一窮二白”的面貌未根本改觀,農民不得溫飽的狀況還普遍可見。反思和審視,讓人清醒和沉重:30年風雨路,農民仍然貧苦,農業依然落后,農村還是貧窮。這30年間,中國糧食生產年均遞增率僅為3.5%。在那票證繁多、經濟短缺的年代,糧食是最為緊缺的“保命品”。歷史的悲劇和嚴重的教訓,終于促使人們覺醒,喚起人們拉開改革開放帷幕的決心與信心。以1978年為開端,九州大地上演繹了一部波瀾壯闊的農業糧食改革開放的壯麗詩篇。40年來,糧食產業始終以市場化為取向,以體制改革為根本,以機制轉換為核心,以自主創新為動力,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深化改革和發展實體企業為重點,以產業化組織經營為途徑,銳意探索、勇于創新,開創了糧食盛世的新氣象。 
  1.徹底正本清源,指導改革的理論中國化 
  回首改革開放40年,“中央一號文件”已經成為黨中央重視并指導“三農”工作的專有名詞。1982—1986年,黨中央連續5年發布以農業、農村和農民為主題的中央一號文件,對20世紀80年代乃至整個90年代農業、農村經濟的快速發展產生了巨大的推動作用,為國民經濟快速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進入21世紀,2004—2019年,黨中央又連續16年發布以“三農”為主題的中央一號文件。每個文件都有突出的主題和重點,但都是聚焦“三農”,強調“三農”問題在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時期“重中之重”的地位。 
  重溫21個中央一號文件,仍然感受到熠熠閃光的馬克思主義的光輝。它們提出了一系列創新性理論觀點,特別是對馬克思主義農村合作經濟理論的中國化取得了獨創性理論成果;對于“三農”領域的改革開放做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結成了偉大的實踐成果。從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照亮了中國農業糧食改革開放的征程,洋溢于重要文獻的鮮明特點越來越顯示出強大生命力:一是具有思想的新境界與新品格。即突破舊教條的束縛,銳意思維創新,致力實踐改革,尊重人民群眾的首創精神。二是具有理論的創新性和突破性。即轉變超越生產力水平的農業生產關系,突破被視為“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制度,開創聯產承包責任制的農村新型基本經濟制度,實現馬克思主義農業發展理論的中國化。三是正本清源,撥亂反正。即高舉黨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的思想路線,真正分清姓“社”姓“資”,即什么是社會主義、什么是資本主義。四是直擊要害,清除積弊。即廢除“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制度,尤其是改革了土地制度,賦予農民土地承包權以及農業生產、銷售和多種經營自主權。五是尊重規律,創新制度。即尊重價值規律,強調價值規律的客觀性和不可替代性,改革和創新糧食的主要農產品價格制度和價格體系。 
  實踐這一系列具有獨創性的新思維、新理論、新觀點,是大改革、大變遷、大發展的過程,“破舊立新”貫穿于始終。通過“脫胎換骨”性“突破”和“破舊”,又通過“鳳凰涅槃”性“重生”和“新生”,不僅構筑起中國農業糧食改革發展的理論和根本制度的基礎和砥柱,而且產生了促進農業糧食生產的強大物質力量,創造出全球矚目的成就:谷物、稻谷、小麥、肉類、蛋類的總產量占據世界第一位,玉米總產量占據世界第二位,奶類第三位,大豆第四位。 
  2.銳意探索改革,實現糧食流通市場化 
  我國農業糧食從實施改革開放之日起,就始終堅持以市場化為取向、以體制改革為根本、以機制轉換為核心,不斷引入和擴大市場機制的因素,直至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然而,中國對糧食流通體制的改革是堅持客觀規律和循序漸進、穩中求進的原則進行的。早在1983年和1984年,國務院先后決定:對農民完成統派購任務后的糧食,允許多渠道經營;減少糧食統派購品種,糧食統購只限稻谷、小麥和玉米三大品種。緊接著,國務院采取了多項重大糧食流通體制改革舉措,如從1985年糧食年度起,取消糧食統購,國家對小麥、稻谷、玉米和主產區的大豆實行合同收購,確定當年的糧食合同定購計劃為790億公斤(含農業稅)。從此,我國廢除了實行30多年的糧食統購政策。1986年,糧食合同收購又改變為合同定購。1992年,國家提高糧食統銷價格,實現全國糧食購銷同價。1996年,再次改革糧食價格體制,為理順糧食價格進行了一次攻關性價格改革。及至2016年,國家又采取了重大改革措施,將玉米臨時收儲政策調整為“市場化收購+補貼”的新機制。其核心是,創新玉米價格形成機制,變政府定價為市場為主形成價格,變國有糧食企業獨家收購為多元主體收購,以充分發揮市場配置玉米資源的決定性作用。這項改革產生了“五激”作用:激揚了玉米市場,激勵了市場主體,激變了購銷格局,激活了玉米加工企業,激發了玉米的活力與競爭力。例如,理順了玉米上游與下游產業鏈的關系,改變了玉米加工廠“停工半停工”的狀況,實現了滿員開工。③這里還要指出的是,玉米收儲制度改革的另一個明顯效果是:有效推進了玉米“去庫存”。
幾經攻堅克難、探索創新,我國糧食流通已基本實現了全面市場化的改革目標,其主要標志包括:市場主體多元化、市場構成體系化、市場價格靈活化、市場制度逐步完善化。如今,全國放開了糧食收購價格和購銷市場,形成了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糧食市場體系,實現了糧食市場多渠道、多形式、多成分、多元化、少環節的全面市場化。截至2018年11月底,我國市場主體總數量達到1.09億戶,比改革開放初期的49萬戶增長了222倍。此外,除了民營、個體和外資企業之外,大批農民進入糧食流通領域,形成了百萬農村糧食經紀人大軍。據統計,各地多種所有制,包括股份制、股份合作制,以及外資企業等糧食經營企業已超過10萬個。如今,除了對主產區稻谷、小麥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之外,其他產品全部實現市場自由購銷。即使對稻谷、小麥實行托市收購,也仍然注重運用市場機制,即當糧食價格高于市場價格時,糧食收儲企業即停止以托市價格收購,農民可把余糧自由銷售到市場上。以市場機制購銷的糧食數量越來越多。2017年,我國通過托市收購和多元市場主體收購的糧食總量達7200多億斤,累計助農增收2000億元以上,有效保護了種糧農民利益。④近兩年來,市場收購的糧食量占全國糧食收購總量的比重均在85%以上。 
  3.猛擊頑固“堡壘”,變糧食高度壟斷為放開多元化 
  從1953年到1984年長達30余年的時期里,我國實行的是傳統的糧食指令性計劃體制。這要追溯到1953年10月開始實行的糧食計劃收購與計劃供應政策,即簡稱的“糧食統購統銷”。這一政策包括計劃收購政策、計劃供應政策、由國家嚴格控制糧食市場的政策和中央對糧食實行統一管理的政策。⑤隨著糧食供求和環境的演變,糧食統購統銷政策越來越固化和強化,甚至被稱為“社會主義的根本制度”。到1972年,國務院針對當時出現的分散、本位問題又決定:實行統一征購、統一銷售、統一調撥、統一庫存的高度集中的糧食管理體制,簡稱“四統一”。⑥在當時的條件下,糧食統購統銷政策發揮了歷史的積極作用。然而,隨著糧食產銷、供求和市場環境的變化,糧食統購統銷體制和機制的弊端越來越凸顯:政企不分,糧企毫無自主權;高度壟斷集中,渠道單一;普遍實行平均主義“大鍋飯”分配制度,干與不干、干好與干壞一個樣;體制老化,機制僵化,越來越不適應市場經濟的需要。這種傳統的糧食流通體制嚴重挫傷企業和職工積極性,效益低下,虧損嚴重,導致造成“三老”(即“老人”“老賬”“老糧”)歷史包袱。各種深層次矛盾越來越劇烈,導致中國糧食產業的路子越走越窄,舊的糧食流通體制到了非改不可、刻不容緩的時候。 
  當糧食流通體制改革行進到關鍵的時刻,2004年,中國糧食購銷體制改革邁出了突破性的一步:全面放開糧食購銷市場和價格,農民自主種植,自由銷售,國家對糧農提供直接補貼。這一改革被稱為對傳統計劃經濟最后一個“堡壘”的突破性一擊。⑦這場改革極具復雜性和艱難性。糧食部門在推進整個改革的過程中,著力狠抓“五個要點”,即政企分開的關鍵點、完善機制的中心點、劃分責權的基本點、“分清糧性”的核心點、破除舊體制的根本點。經過多年探索和改革、攻堅和攻關、健全和完善,我國糧食購銷體制發生了根本性轉變,破除了高度壟斷的傳統計劃體制,逐步建立了自由購銷的糧食市場經濟體制,由壟斷單一化轉變為放開多元化。這是中國糧食流通體制改革最重大的成果。 
  4.壯士斷腕攻堅,糧企鳳凰涅槃新生化 
  深化國有糧食企業改革是最復雜、最具難度的大改革。在我國糧食流通體制改革過程中,始終把不斷深化國有糧食企業改革視為核心內容,鍛造糧食企業實現完全自主化,即把國有糧食企業改革為“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決策、自我發展”的“四自”主體。我國堅持“兩權分離”的思路,實施改革、改組和改造等“三改”措施,對企業資產進行了多種形式的改革,實現產權多元化。這場脫胎換骨式的改革,把幾百萬國有糧食企業推向了改革的風口浪尖。糧食部門以壯士斷腕精神攻堅克難,以解決“三老”歷史包袱為重點,推動國有糧食企業引入社會資本參與企業改組、建立國有糧食現代企業制度,使其卸掉了“三老”歷史包袱,效益提升,扭虧為盈。 
  多年的“老大難”問題終于得到解決,鳳凰涅槃,浴火重生,令人鼓舞:(1)截至2010年年底,全國國有糧食企業職工總數60.3萬人,其中糧食購銷企業職工總數為44.7萬人,分別比2005年減少53.2萬人和29.8萬人,減幅依次為46.9%和40.0%。這期間,即從2005年到2010年,糧食部門累計安置富余職工總數達49.3萬人,使下崗職工得到重新安置,即避免“零就業家庭”。(2)同期,對國有糧食企業的財務掛賬進行了全面清理,糧食政策性財務掛賬總數的94%從國有糧食企業剝離,上劃到縣級及以上糧食行政部門集中管理。(3)同期,原來按照保護價和糧食定購價收購的糧食(即“老糧”),截至2009年年底,按照有關政策全部消化完畢。(4)同期,糧食企業結構明顯優化。通過“三改”,特別是通過強化產權制度改革,國有糧食企業總數減少為18163個,比2004年減少16469個,減幅達47.6%。但結構得到改善,實現企業產權多樣化,完成企業改制數量達11197個,占62%。⑧國有糧食企業的成功改革,有效消除了一個重要的“糧食虧損之源”。 
  曾幾何時,國有糧食企業還處在體制陳舊、機制呆板、負債累累、難于生存的困境中。而今,國有糧食企業已獲得新生,轉變為體制新、機制活、“四自化”的新型企業,成為我國糧食領域不可替代的、穩定的力量:在貫徹落實國家糧食安全戰略中發揮中流砥柱作用,在執行國家糧食政策法規中發揮表率作用,在宏觀調控中發揮后盾和協調作用,在市場發生波動中發揮“圧艙石”作用,在抵御嚴重自然災害中發揮應急作用,在大宗糧食品種收購中發揮主導作用,成為穩定糧食市場和保障糧食安全的舉足輕重的因素和力量。 
  5.以新理念為引領,糧食流通產業趨向融合化 
  全面改變和改造傳統的糧食流通形式和模式,是一項涉及面廣大、與民生息息相關的必要改革步驟。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傳統糧食流通形式的固有缺陷越來越成為障礙:一是單一經營,“一買一賣”。出賣的多是大米、面粉及玉米面等“老三樣”口糧,早已不適合居民食物消費結構轉變的需要。二是封閉分散,形式單一。孤立于產業鏈、物流鏈之外,導致流通成本居高不下,持續發展力薄弱。三是設施落后,技術陳舊。這造成糧食流通行業消耗高、浪費高、污染高、效益低的“三高一低”的負面結果。這種極不適應糧食流通現代化,更不適應國內外大市場競爭需要的歷史經營形式和模式,必須盡快從根本上加以治理。
為此,需要運用新發展理念為糧食流通改革和發展指向引路、謀篇定策,即從內在聯系、辯證統一的思維出發,把糧食流通視為具有獨立社會功能的現代流通產業經濟,同時把新發展理念的內涵在其成長過程中落地生根。這是以新發展理念為導航,促進農業糧食發展和農民增收的戰略措施,也是培植壯大農業糧食龍頭企業,充分發揮其輻射帶動作用的必要途徑。進入21世紀以來,糧食產業采取整合產品鏈、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四鏈”的措施,促進產業化、融合化發展方式方興未艾。所謂融合化發展新模式,是以發揮市場配置資源決定性作用為方向,以政府有效宏觀調控為保障,以創新為第一動力,以現代科技為有力支撐,以龍頭企業帶動要素優化組合、融合化發展為途徑,以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和成果共享為目標,開拓糧食產業經濟走上更有效、更協調、更可持續發展的道路。⑨進入21世紀以來,以糧食產業化、融合化發展為契機,糧食企業統籌推進產業轉型升級、夯實流通基礎、優化發展環境“三位一體”協調發展;以實施優質糧食工程為抓手,堅持企業主體示范、全產業鏈發展、品牌引領等三方面協同發力,延長產業鏈,探索和發展“四鏈”相結合,把糧食產業經濟推向價值高端。 
  我國幅員遼闊,農情糧情各異。各個地方從實際出發采取了各不相同的產業化組織經營方式,特別是近年來在推進農業糧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各地選擇了不同的組織經營方式和模式:農業糧食龍頭企業帶動模式、探索發展國有糧食企業混合所有制發展模式、垂直一體化經營模式、推廣電商平臺模式等。采取這些模式取得了顯著效果:一是優化了資源配置,把相關產業鏈有機聯結,形成一個“產、加、銷”一體化的產權組織經營模式,把農業糧食產業經濟推向價值高端。二是減少了糧食等農產品及農資產品的交易環節,降低了糧食生產流通成本,提高了流通效率和效益,把糧食企業做優做強,積極推進“質量興企”“改革活企”“品牌強企”等。三是改善了傳統模式中交易雙方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有效降低了交易費用,催生了糧食流通產業經濟的蓬勃生機。 
  6.確保“糧安天下”,現代糧食儲備制度化 
  中國雖然有“儲糧備荒”的悠久傳統,然而真正開始建立現代糧食儲備制度和儲備體系,是以1990年國務院頒布《關于建設國家專項糧食儲備制度的決定》為發端的。此后,我國成立了國家糧食儲備局新機構,建立了國家糧食垂直儲備新體系,制定了糧食儲備管理新法規。2003年,國務院又頒布了我國第一部規范中央儲備糧管理的行政法規《中央儲備糧管理條例》。經過幾十年的新建、改建和健全,已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國家現代專項糧食儲備制度和糧食垂直儲備體系。這是中國糧食流通體制改革最具獨創性的成果。 
  40年砥礪發展,我國已形成了以港口為糧食物流樞紐,以各級糧食中心庫為節點,以遍布全國的糧食收納庫為基礎,以中央儲備糧為主體、地方各級政府糧食儲備相配套、糧食企業庫存和農戶存糧相結合的國家糧食儲備體系。中央儲備糧已進入到體制順、機制活、運行穩、效益高的新軌道,負有“收好糧、儲好糧、賣好糧”的重大作用,是維護市場的“定盤星”、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圧艙石”、服務宏觀調控的“主力軍”。⑩其主要標志包括:一是建立了完整的高效精干的中儲糧管理機構和專業隊伍,同時建立了一批現代化糧食倉儲企業;二是建立了數量充裕、結構合理的糧食儲備,小麥和稻谷是兩大品種,其他是玉米、大豆,以及救災應急的成品糧油等;三是建立和完善了中儲糧管理制度、法規,以及監督檢查條例等,為方便農民售糧,委托收購網點和租賃庫點達到13000多個,并與農村新型收購主體百萬經紀人建立了支持與合作關系;四是建造和改造了大批新型現代化糧食倉庫,布局于全國城鄉,總數達1.9萬多個,糧食倉容總量超過3億噸;五是實施綠色生態儲糧,中儲糧通過科技創新,采用和普及現代化綠色生態儲糧技術,迄今智能化儲糧的覆蓋率高達98%,儲糧依存率高達95%,糧食損失率不到1%,居世界先進水平。 
  7.堅持對外開放,推進糧食產業經濟國際化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我國改革開放的序幕,從此我國糧食對外開放的規模越來越大、領域越來越寬。特別是我國及時抓住經濟全球化的機遇,積極采取“走出去、引進來”的措施,糧食等農產品貿易日益開放化、國際化。這是我國糧食流通體制改革最具開拓性的一項成果。 
  幾乎與改革開放同步,我國以需求為導向采取了“引進來”的措施。糧食部門最先引進外資的是當時緊缺的飼料和食用油加工行業,不僅引進大量資金,而且引進了先進技術,有力促進了我國油脂和飼料工業的發展。隨著國內市場的逐步放開,小麥、大米的購銷和加工領域也引進了資金和技術設備。據不完全統計,2007年,全國外商投資糧食企業的年銷售收入達1320億元,實現利潤6億元。其中,食用植物油加工外資企業銷售收入占48.1%,利潤占56.3%,處于優勢地位。 B11 特別是在我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后,我國糧食產業對外合作的規模、形式發生明顯變化,呈現出農產品進口數量擴大化、進口來源多元化、進口品種多樣化的特征。2017年,我國糧食等農產品進出口總額接近2014億美元,同比增長超過9%。目前,我國消費者對國外優質農產品的需求旺盛,優質農產品進口的規模將會進一步擴大。 
  與“引進來”并舉,我國以互利雙贏為原則,采取積極“走出去”的步驟:首先,向多極化開辟和發展。我國在實施農業糧食“走出去”措施中,向多極化開辟和發展,避免過度倚重少數國家。其次,向實業化開拓和發展。我國農業糧食企業選擇海外適宜地區,合作創辦農業企業,同時擴大對外合作的經營范圍,以有效加強硬實力。再次,突出企業主體,擴大農業糧食對外合作。農業糧食企業以先進技術為引領,推動農業糧食先進技術對外合作,同時突出現代服務支撐,加強綜合化服務平臺建設。特別是把“一帶一路”沿線和比較成本低廉的地方作為農業外向型經濟發展的新戰略重點,創建以外貿為導向的農業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出口加工和貿易區,并實現國際化、規模化。
8. 70載以民為本,民眾生活小康化 
  新中國誕生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以來,整個中國“舊貌換新顏”,民眾生活苦變甜,無論物質生活還是精神生活,都發生了顯著的轉變。 
  首先,實現了從溫飽到小康、正向全面小康過渡的轉變。70年來,全國居民占有的主要消費品的品種、數量和質量明顯提高。1949年,中國總人口54167萬人,糧食總產量為11318萬噸,人均糧食占有量208.9公斤,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44元。1978年,中國總人口96259萬人,全國糧食總產量為30477萬噸,人均糧食318.7公斤,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133.6元。2017年,中國總人口139008萬人,糧食總產量1.23萬億斤,人均477.2公斤,農民人均收入1.3萬元。 B12 2017年全國人均糧食占有量分別比1949年、1978年提高268.3公斤和158.5公斤。隨著居民收入提高和消費升級,居民的恩格爾系數明顯下降。2017年,全國居民恩格爾系數為29.3%,歷史上首次降至30%以下,比1978年下降了34.6個百分點。其中,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分別為28.6%和31.2%,分別比1978年下降了28.9個百分點和36.5個百分點。 B13 這表明居民的消費水平明顯提升。在民生由溫飽向小康轉變的過程中,我國提出和實施的扶貧脫貧新思路、新措施為世界減貧理論與實踐做出了重要貢獻。1949年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采取“六個精準”和“五個一批”的精準扶貧脫貧策略和措施,取得了巨大成果:貧困人口數量從1978年年末的7.7億人減少到2017年年末的3046萬人,累計減貧7.4億人,年均減少貧困人口接近1900萬。全國人口的貧困發生率從1978年的97.5%下降到2017年的3.1%,對全球減貧的貢獻率超過70%,譜寫出世界反貧困進程中最輝煌的篇章。 B14 
  其次,實現了從消費品短缺單一到豐富多元的轉變。改革開放初期,各類消費品都是憑票購買,按計劃供應。數以億計的人口糧食供應不足,且以粗糧為主,品種單一;衣服則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1949年,居民食物結構極為單一。1978年,除了糧食之外,其他食物人均占有量明顯增長:油料5.5公斤,糖料24.9公斤,牛奶0.9公斤,肉類8.95公斤,水產品4.9公斤,水果4.85公斤。實際上,居民的消費量要低于占有量,尤其是農村居民多以粗糧和薯類為主食。在改革開放的強大力量推動下,中國農業糧食市場連續14年豐產,居民消費品供應顯著提高。2017年,全國人均糧食占有量477.2公斤,油料25.1公斤,糖料82.1公斤,牛奶21.9公斤,肉類(豬牛羊肉)47.3公斤,禽蛋22.3公斤,牛奶21.9公斤,水產品46.5公斤。 B15 這表明我國城鄉居民生活明顯改善,食物消費結構轉向合理化,優質、多樣、營養的趨勢日益強化。 
  最后,實現了消費方式從傳統至原始到現代化的轉變。新中國成立后的初期階段,糧食商業設施少且落后,百貨公司和社區糧油店是當時最主要的消費場所,其普遍形象是“狹小、臟亂、簡陋”。居民憑購物本和票證購物,消費方式傳統單一。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糧食商業面貌發生巨大變化:從社區便利店發展到購物設施現代化的各種大型購物中心,以及城鄉一體化的超市、代理、連鎖店等現代業態;從多類實體商店到現代電商,以及“互聯網+”新流通模式。糧食商業環境的現代化轉變給消費者提供了豐富和便捷的消費體驗,特別是方興未艾的電子商務和網絡支付的發展與普及,使得偏遠鄉村和大城市一樣能享受到現代消費方式的高效化與方便化、多元化與個性化。 
  三、寶貴的精神財富:豐富的經驗,深刻的啟迪 
  實踐是理論的源泉,理論是實踐的指南。我國糧食產業歷經70年特別是40年改革開放的實踐,走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糧食道路”,創造了豐富的經驗,產生了深刻的啟迪。這些經驗和啟迪,是彌足珍貴的精神財富。 
  1.警鐘長鳴,堅守“糧安天下”大戰略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糧為保命品”,到現代化建設時期“糧為特殊商品”,再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時代“糧安天下”的歷史嬗變雄辯地證明:悠悠萬事,吃飯為大;確保糧安,是“定海神針”;保障民生,乃治國理政大事。如今,這些來源于實踐的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都化為黨中央、國務院制定的國家糧食安全大戰略的基本內容。中央制定的新戰略,是完全符合客觀經濟規律和我國農情糧情的正確決策。當前國內外新環境和農業糧食新形勢時刻提示和提醒我們,必須警鐘長鳴,不忘歷史經驗,堅守“糧安天下”大戰略,以立于不敗之地。 
  糧食是特殊商品,糧食安全是一種準公共品,保障每個公民享受必要數量的糧食是一種人權。世界各國無不把確保糧食安全置于安民興邦、治國理政的重要戰略地位。自農耕文明興起以來,糧食都是人類生活與生存的主要食物,是攸關國計民生、經濟安全乃至國家安全的特殊商品。雖然隨著國民經濟結構的轉變,農業糧食所占的份額不斷降低,但它們在社會經濟中的基礎地位和戰略地位都不可動搖。作為世界糧食生產、貿易和消費大國,解決近14億人口的吃飯問題,是保障基本民生、確保經濟安全、國家安全的頭等大事,是永恒的重大戰略;也是解決社會主要矛盾、滿足民眾對美好生活需求的頭等大事,任何時候都不可放松國家糧食安全這根“弦”。 
  然而,近年來在糧食結構性相對過剩的情形下,產生了一些忽視糧食生產、輕視糧食流通的思想傾向,甚至否定糧食安全問題的存在,滋生片面依賴吃進口糧的主張。鑒于當前國際大宗農產品市場環境變幻莫測,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抬頭,我國作為一個人口大國,必須保持戰略定力,更全面、更準確地把握“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糧食新戰略的精髓,切實促進其落地生根。要以全面貫徹執行國家糧食安全省長負責制為保證,以糧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穩定持續擴大優質產能、提高供給質量為關鍵,實現確保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端牢自己飯碗的基本目標。
2.掌握主動,堅持“立足國內”大方針 
  世界糧食風雨跌宕的情勢揭示,作為擁有近14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必須掌握糧食主動權。2008年,由美國次貸危機誘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導致世界糧食市場劇烈波動,糧價暴漲,饑餓蔓延,甚至導致有的發展中國家發生騷亂。這場全球金融危機和糧食危機,對國內糧食市場帶來巨大壓力和沖擊。然而,我國糧食產業波瀾不驚,經受住嚴峻考驗、穩步邁向勝利的征程。其基本原因在于,我國以深化農業糧食改革為動力,促進糧食生產取得連續14年豐產的奇跡,糧食生產能力連續7年穩定在6億噸以上,同時國家建立了現代糧食儲備制度和糧食儲備體系,國家掌握了充足的糧源,有力強化了國家糧食主動權,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一事實提供了寶貴經驗和深刻啟迪:確保國家糧食安全,必須始終不渝堅持“立足國內、以我為主”的大方針。換言之,我國必須保持糧食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把糧食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國作為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大國,糧食供求關系將長期處于緊平衡態勢。當前出現的糧食相對過剩主要是結構性、階段性矛盾所致,是技術問題,不能因為技術問題忽視戰略問題。目前,我國糧食雖無近憂,但需存遠慮。從中長期預見,我國糧食將呈現“五個不會變”:確保糧食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基本方針不會變,全國每年人口增長數百萬的態勢不會變,全國居民糧食和食物需求側結構不斷升級的態勢不會變,要素資源約束壓力加大的態勢不會變,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對外開放方針不會變。面對“五個不會變”,我國必須保持清醒認識,在堅持“立足國內、以我為主”的大方針的條件下,實現更高水平、更高質量、更高效率的國家糧食安全。 
  3.辯證思維,堅持“兩手并用”大智慧 
  糧食產業和糧食市場的顯著特點是:政策性強,涉及面廣,民生性大,規模不斷擴展,行情瞬息多變,面臨環境復雜。70年滄海桑田的正反兩方面經驗,特別是40年堅持市場化改革的成功實踐,為我們提供了一條基本經驗,即發展現代市場經濟,必須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問題。在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這對重大關系時,既強調充分發揮市場“看不見的手”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又注重使政府“看得見的手”發揮更好的作用。堅持把“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有機結合、“兩手并用”。這是一種辯證思維的大智慧。 
  現代市場經濟規律和大量實踐證明,堅持“兩手并用”的最佳選擇在于:一方面,尊重和重視市場規律,關鍵是創造一個充分開放、公平合理、優勝劣汰的自由競爭市場環境,以市場為主形成價格機制,實現公平公正公開的競爭;另一方面,充分發揮政府規范的宏觀調控作用。這要求政府更好地解決以往存在的“錯位”“越位”和“缺位”問題。要更規范、更有效地進行宏觀調控,創造更寬松、更公正的市場競爭環境,防止市場失靈。沒有市場機制對資源配置發揮決定性作用,經濟就會失去活力與競爭力;沒有政府的宏觀調控作用,就會出現價格扭曲、市場失靈現象。只要善于“兩手并用”,做到優勢互補,就能實現糧食市場的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功能齊全、運轉高效,開創現代糧食流通產業的新局面。 
  4.狠抓關鍵,加強“實體經濟”大基礎 
  糧食實體經濟是糧食產業發展的根基,是保障糧食安全的柱石,是滿足民生的保障。糧食流通產業經濟是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部門和行業,以物質資料的生產經營為主要活動內容,發揮提供基本生活資料功能,以及提高人的生活水平的功能。作為一個發展中農業糧食大國,加強糧食實體經濟,特別是做優、做強、做大實體企業,是振興我國現代糧食產業經濟重中之重的大事。 
  回顧糧改之初,國有糧食企業陷入難以為繼的生存危機。改革開放促使國有糧食企業煥發生機,走上產業化、融合化的發展道路。40年糧改以糧食實體經濟的主體為主戰場,依靠創新激發新動能,為實體經濟發展不斷注入“源頭活水”。既大力培育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又加大對傳統產業的改造升級力度,促其蓬勃發展。迄今,我國初步建成適應國情和糧情的現代糧食企業體系,大型糧食產業化龍頭企業和糧食產業集群輻射帶動能力持續增強,糧食科技創新能力和糧食質量安全保障能力進一步提升,夯實了糧食收購、儲運、物流、加工、銷售等各類實體企業的基礎。 
  5.趨利避害,堅持“開放合作”大決策 
  40年糧改引起全球矚目的一項驚人變化是,我國糧業打破了“閉關鎖國”的狀況,實現了對外開放的大格局。1978年勝利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進口一批糧食。此舉有效減輕了農民負擔,使他們獲得休養生息的機會,也拉開了我國糧食開放的序幕。隨著我國農產品外貿和糧業的快速發展,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更成為一項重大決策。如今,我國已由糧食受援國轉變為糧食援助國,并成為世界主要糧食援助國,也成為糧食貿易大國。 
  目前,國內農產品消費呈不斷升級態勢。我國依據世貿組織規則采取主動措施,進一步擴大農產品進口,實現進口渠道多元化,進口結構合理化,進口地區多角化,具有多方面的重要意義:一是有效增加國內市場供應,增加居民消費選擇,更好地滿足廣大民眾對美好生活的需求;二是減輕國內資源尤其是減輕耕地、淡水約束的壓力,對減輕面源污染和修復重金屬污染嚴重耕地具有重要意義;三是我國擴大糧食等優質農產品進口,減輕國際市場的壓力,也是對世界農業和糧食安全做出的重大貢獻。 
  注釋 
  ①②⑤⑥趙發生:《當代中國的糧食工作》,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8年,第9、37—44、14—15、156頁。 
  ③丁聲俊:《玉米收儲制度改革的進展及深化改革的措施》,《價格理論與實踐》2017年第2期。 
  ④《2017年我國收購糧食8500億斤》,《農民日報》2018年1月26日。 
  ⑦丁聲俊:《關于國有糧食企業制度變遷的研究》,丁聲俊、李會寶主編:《糧企改革創新的濟南模式》,中國農業出版社,第168、171頁。
⑧丁聲俊:《國有糧食企業在改革中重獲新生》,《人民日報》2010年9月17日。 
  ⑨丁聲俊:《在新理念引領下開創糧食產業經濟發展新模式》,《中州學刊》2017年第2期。 
  ⑩劉慧:《中儲糧集團公司:服務國家糧食宏觀調控大局》,《經濟日報》2018年12月19日。 
  B11 白美清:《中國糧食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2009年,第14頁。
  B12 高云才:《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人民日報》2017年12月28日。 
  B13 《從統計數據看改革開放40年: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 消費質量明顯改善》,光明網,http://economy.gmw.cn/2018-08/31/content_30893997.htm,2018年8月31日。 
  B14 《中國貧困人口數量變化 從1978年末的7.7億人下降到3046萬人》,中研網,http://www.chinairn.com/hyzx/20181023/155859175.shtml,2018年10月23日。 
  B15 國家統計局農村社會經濟調查司:《中國農村經濟主要數據1978—2018》,內部資料,2018年。 
  70 Years′ Reform Development Course and Experience Enlightenment of  China′s Grain Industry 
  Ding Shengjun 
  Abstract:At the beginning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state took decisive measures to stabilize the extremely tense and acute food situation. In the past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the state has explored new ways, thoroughly cleaned up the source, and guided the theory of reform in China. It has been keen to explore and innovate to realize the marketization of grain circulation; attacked the stubborn obstacles and turned monopoly into diversification; overcome difficulties and promoted the regeneration of grain enterprises; adhered to the new concept of development and led the grain circulation industry to convergence; ensured "grain security stabilizes the world" and promoted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modern grain reserves; insisted on opening to the outside world and promoted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the grain industry economy. These major reform measures in China have created a glorious prosperity of grain industry and realized a well-off life for the people. The 70-year development of grain industry reform in China has created rich experience and profound enlightenment. We should adopt the "grain security stabilizes the world" strategy, the "domestic-based" policy, the "two-handed" wisdom, strengthen the "real economy" basis, and adhere to the "open cooperation" policy. 
  Key words:70 years since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reform and innovation; prosperity of grain industry; experience and enlightenment
上一篇:中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戰略研究 下一篇: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的難點問題論析
相關文章推薦

  • 中職語文教學與傳統文化契合策略研究
  • 論國有企業思想政治工作的著力點及創新策略
  • 分析鐵路工程建設施工管理中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 PPP模式為新型城鎮化助力
  • 青年馬克思主義者的培養途徑
  • 馬克思分配正義思想對縮小我國農民收入差距的
  • 新時期中國國家安全戰略調整研究
  • 房屋租賃關系中承租人權益的法律保護
  • 我國《合同法》第122條之評析
  • 我國成年人監護制度的完善
  • 論我國夫妻約定財產制的完善
  • 民事訴訟調解制度的立法原則與實踐目的研究
  • 淺析消費者公益訴訟制度的完善
  • 論我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完善與建議
  • 論侵權法上可得利益損失的合理確定性
  • 我國自然保護地役權研究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