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核心期刊:基于“內容為王”的電視類檔案節目中的檔案信息傳播策


2019-03-13    來源:北京檔案    作者:邵英瑩;謝海洋

摘要:目前以檔案信息為中心的電視類檔案節目已成為檔案信息傳播的一個重要手段,而檔案信息的選擇至關重要。本文將電視類檔案節目及其內容進行定義,從傳播內容的綜合性、全面性、易讀性入手,分析電視類檔案節目的內容特點,結合電視類檔案節目的特殊性與傳播內容的特點,為電視類檔案節目提出應對策略。 
  關鍵詞:傳播內容電視類檔案節目信息傳播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新媒體環境下的聲像節目與人們的接觸越來越多,使用原始憑證講述某一事件的紀實節目,即電視類檔案節目也隨之產生。電視類檔案節目是娛樂節目的一種,它豐富了公眾的日常生活,擴大了視聽節目的內容和受眾范圍。電視類檔案將開發的檔案信息以視聽節目的方式傳播給大眾,使之理解并接受,加深了公眾對檔案的理解,是珍貴檔案信息傳播的一種重要途徑。傳播內容的質量高低直接影響著檔案信息傳播效果的好壞。因此,為使電視類檔案節目在網絡媒體和電視媒體的浪潮中產生良好的傳播效果,傳播者應當將內容放在核心地位,根據社會形勢,調整檔案信息傳播內容。 
  一、電視類檔案節目及其內容定義 
  作為記錄人類社會發展最重要的方式之一,檔案是文化傳播的重要媒介,其傳播不僅是供給社會文化的需要,更是文化的增值再造。[1]電視類檔案節目就是以電視臺與網絡平臺共同播放為形式,以檔案信息為內容,來達到預定的傳播效果的節目。 
  美國政治學家拉斯韋爾在其1948年發表的《傳播在社會中的結構與功能》一文中,最早以建立模式的方法對人類社會的傳播活動進行了分析,反映傳播的過程,引申出了傳播研究的“5W”模式,即誰(Who)、說什么(Says What)、通過什么渠道(In Which Chan? nel)、對誰(To Whom)和取得什么效果(With What Ef? fects),其中的“說什么(Says What)”要素,指的是傳播的訊息內容,對于電視類檔案節目來說,就是指檔案信息經過電視節目制作者的選擇、加工、組織、開發后,通過電視及網絡途徑傳遞給公眾,以增加檔案信息的傳播價值,改善傳播效果。在信息爆炸、媒介發達的今天,“內容為王”成為信息傳播中的公認法則,在這種情況下,如何結合信息傳播和電視類檔案節目內容的特點,發布公眾更需要、更喜愛的電視類檔案節目,是檔案信息傳播過程中需要研究的問題。 
  二、電視類檔案節目的內容特點分析 
  電視類檔案節目是以檔案信息為主體,連接信息傳播其他要素的傳播形式。檔案信息作為電視類檔案節目的內容,是至關重要的。將檔案信息傳播過程中的內容要素進行分析,可以更加明確檔案信息傳播內容的特點,利用其特殊性,調整傳播過程中檔案信息的選擇和利用,以達到理想的傳播效果。 
  (一)核心內容呈現綜合性 
  在信息傳播過程中,傳播內容是中心要素。為達到傳播效果,傳播內容應該是受眾需求的反映,因為只有這樣,傳播內容才能被受眾所理解并接受。對于檔案信息傳播過程來說,檔案信息的選擇既要考慮一般受眾,也要考慮特殊受眾。從大眾化傳播來看,檔案信息應當是神秘的、嚴肅的、專業的,所以能夠吸引大眾的檔案信息成為最佳選擇,但是從專業化傳播來看,越是專業化的傳播,就越需要專業媒介的社會整合,特殊群體如檔案學專家、教師等對檔案有深刻的理解,這部分掌握專業知識的群體和對檔案信息感興趣,渴求通過易懂的電視類檔案節目學習知識的群體,對于檔案信息傳播的內容的需求是嚴謹且專業的,所以相應的電視類檔案節目的內容在“簡出”的同時也會對檔案信息“深入”分析。在兩種需求共存的情況下,傳播內容就不能只顧及一部分受眾,選擇的內容也就呈現出綜合性的特征。 
  (二)面向社會呈現全面性 
  從20世紀70年代至今,我國檔案信息傳播的內容呈現方面從最初的檔案時間信息需求向尋求檔案知識與傳承檔案文化過渡,[2]面對的受眾群體自然也會從小部分需要檔案信息的人群拓寬到整個社會,既包括主動尋求檔案信息的人群,也包括被動接受檔案文化熏陶的人群。就檔案信息而言,檔案信息傳播是實現檔案信息價值的重要手段,更大價值的實現意味著電視類檔案節目面向整個社會,而不是為某一特殊受眾群體而傳播。因此,每一款電視類檔案節目在電視和網絡上都能被觀眾收看,由于“眾口難調”,因此節目內容的多樣、全面就是必不可少的。以中央電視臺《天網》和北京衛視《檔案》為例,《天網》是中央電視臺社會與法頻道以記錄大案名案為主要內容的法治紀錄片欄目,《檔案》節目包含的內容則涉及大案要案、社會傳奇、情感故事等多方面,前者在央視網絡平臺上可收看,后者則在多家視頻網絡播放平臺上可收看。眾所周知,《天網》節目內容和播放渠道更為專一,《檔案》節目內容更加豐富,播放渠道更多,這種情況下,內容全面的《檔案》節目受到的關注更加廣泛,檢索“檔案類節目”的結果更多的是出現后者。近年來,我國檔案信息傳播的內容逐漸向著多元化的方向發展,不斷增加新的傳播內容,在不斷滿足社會需求的同時,也呈現出全面性的特征。 
  (三)廣泛傳播呈現易讀性 
  在新媒體環境下,無論是電視節目還是網絡自制節目,最終都會通過網絡平臺進行傳播,傳播范圍之大讓人無法想象。“2008年,中央檔案館選取1949年發生的重大事件檔案,以‘共和國的腳步——1949年檔案’為總題目,分52個專題做成系列網絡視頻陸續播出,受到社會各界的極大關注,在網絡上引起了轉載和評論的熱潮。中央人民政府網、人民網、新華網、央視國際、新浪網、搜狐網、鳳凰網、騰訊網、中華網、中國新聞網等大型門戶網站紛紛設立專題欄目,點擊總量超過2億人次,各地檔案網站以及博客、論壇的轉載更是難以計數。”[3]受眾范圍的擴大對傳播內容提出更高的要求,除了內容無誤,引人入勝之外,還要求具備很強的易讀性。 
  電視類檔案節目大多是講述故事,語言使用相對口語化,基本不會出現難以理解的詞句,即使出現,也會有相對應的解釋,所以滿足了大多數觀眾的需求。此外,由于電視類檔案節目可以綜合運用視、聽兩種感官的特殊性,利用圖片展示和視頻播放相結合的方式將檔案信息多維度展現,使不熟悉檔案知識的受眾或知識層級較低的受眾都能接受并理解,這樣,既拓寬了檔案信息傳播范圍,又增強了檔案信息傳播效果。因此,傳播內容的易讀性成為電視類檔案節目的特性之一。
三、電視類檔案節目信息傳播的應對策略 
  以傳播內容為主干對檔案信息傳播進行特點分析后不難看出,檔案信息傳播除了具有回顧歷史的作用,還具備很強的現實意義,不僅需要贏得受眾市場的關注,也擔負著弘揚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職責。因此,根據傳播內容的特點對內容做出選擇和追加整理將會增強電視類檔案節目的傳播效果。 
  (一)拓寬內容介紹范圍 
  隨著電視類檔案節目的播出,以及節目中出現的檔案信息進入公眾視線,公眾對一些信息產生了進一步了解的興趣。但由于視聽節目時長有限,檔案信息的出現也僅僅為了描述某一事件,對其介紹不會特別詳盡,在這種情況下,就可以對播出后的內容進行拓展與展示。例如,網絡平臺播放節目的下方,可以將節目中出現的檔案信息進行整理,并深入介紹,甚至可以介紹相關檔案信息內容,將獨立的節目通過檔案信息這一主線索串聯成一個整體。 
  除此之外,如果能夠采用觀眾熟悉的人或事展示檔案信息,傳播效果就會隨之大大提高。以近期熱播的《國家寶藏》為例,這是一檔由中央電視臺播出的文博探索節目,在這檔節目中,每期都會由固定的講解員和知名娛樂明星嘉賓共同講述國家寶藏故事,并授予嘉賓“國寶守護人”的稱號,這種將嚴肅的內容與娛樂明星相結合的方法能夠使不了解檔案的受眾群體對電視類檔案節目產生興趣。該節目立足于中華文化寶庫,通過明星呈現文物及文物背后的故事與歷史,使觀眾對其產生興趣,進而感悟到傳統文化的魅力,值得電視類檔案節目借鑒。時代潮流與檔案信息的結合看似沖淡了檔案的嚴肅與權威,但帶來的是更好的傳播效果。 
  (二)傳播內容再整理 
  目前電視類檔案節目數量逐漸增多,在某視頻網絡播放平臺上搜索北京衛視的《檔案》節目時可以發現,該節目自2012年播出以來已有七年,僅2017年播放集數就高達99集,從播放至今已有近600集。在這種節目數量龐大的情況下,如果只利用節目中部分信息搜索某一集節目必然有一定難度,同時,由于集數很多,節目的名稱也不可避免地會有重合,對搜索造成一定的困難。如果能夠將已經播出的內容按照某一主題進行二次整合,將相似主題的節目放在一起,在方便觀眾搜索觀看的同時,也會使節目整體感更強。 
  以北京衛視的《檔案》節目為例,這是一檔題材范圍很廣的紀實節目,它以案件和事件現場實錄回放為線索,首次披露國內大案要案、社會傳奇、情感故事等,每周兩集,在網絡平臺可搜索全部內容,但數量龐大,精準搜索很難保障,需要檢索者逐條查看。以2017年5月、6月的節目為例,在5月時開始播出“毛澤東遺物的故事”,一直持續到6月,但在6月的播出過程中,又穿插著“關露:亂世紅顏的特工生涯”這集節目,隨后又播出了“小餐桌和茅臺酒”等三期節目,其實這三期節目也是“毛澤東遺物的故事”的相關內容,但標題并沒有顯示,如按“毛澤東遺物的故事”進行搜索,在標注不準確,節目分散的情況下,搜索效果必然不理想。如果能夠將這九集節目整合成一個專題,再將里面的每一集改成具體的名字,就會大大提高節目搜索的準確率。 
  (三)呈現多種感情色彩 
  由于不同的電視類檔案節目講述的事件不同,利用的表現技巧不同,最終呈現的節目感情色彩也會不同。電視類檔案節目以講述歷史事件或已經發生的事件為主,一般涉及的感情色彩較沉重,易影響觀眾情緒,因此,在選擇傳播內容時,可以選擇多種感情色彩的事件,豐富節目內容,例如2018年上海紀實《檔案》節目播出了“記憶中的春晚”幾期節目,呈現了春晚歷史上具有代表性的內容,講述了春晚的發展過程,著重介紹了春晚中的亮點,歡樂、愛國、回味等多種感情交織在一起,給觀眾帶來不一樣的視聽感受。在傳播內容選擇的過程中,除了令人震撼的內容外,這種更貼近觀眾生活、感情色彩多樣的內容也是一個合適的選擇。 
  除了節目中多感情交叉使用以外,還可以擴大電視類檔案節目播出范圍,比如由中央電視臺播出的《國寶檔案》節目,除每周固定時間播出亞洲版,還會根據世界各地時間,分別播出歐洲版與美洲版。此外,1997年中國傳統音樂錄音檔案入選《世界記憶名錄》,2017年三個項目成為候選,這都是中國記憶走向世界的腳步,也是向世界傳播中國文化,激發全世界中國人民的愛國熱情和民族自豪感的方式。 
  電視類檔案節目作為傳播檔案信息的重要形式,應當兼顧檔案信息傳播與中華文化傳播兩個方面,滿足人民精神方面和娛樂方面的多角度要求。因此,在選擇傳播內容之前,需要結合檔案信息與傳播內容,綜合分析其特點,利用特點調整內容選擇及后續工作,將電視類檔案節目整理成一個由點到線、由線到面的整體,這樣才能取得良好的傳播效果,擴大檔案的社會影響力。 
  注釋及參考文獻: 
  [1]程結晶,甘敏,聶云霞,張加欣.紀錄片檔案價值構建的障礙及其策略[J].檔案學通訊,2016(03):94-99. 
  [2]張慶莉,滿春玲.我國檔案信息傳播的發展過程及內容體系初探[J].檔案學通訊,2017(05):57-61. 
  [3]馮惠玲.檔案記憶觀、資源觀與“中國記憶”數字資源建設[J].檔案學通訊,2012(03):4-8. 
  作者單位:河北大學管理學院


上一篇:核心期刊:論檔案展覽中的敘事表達 下一篇:核心期刊:“商譽”的概念與計量研究——模型與分析
相關文章推薦

  • 核心期刊論文:披露關鍵審計事項對審計質量的
  • 核心期刊論文:大數據背景下動態審計預警體系
  • 核心期刊論文:地方政府審計治理效果的實證檢
  • 核心期刊論文:高校廉政體系中的內部審計治理
  • 核心期刊論文:審計師個人特征對內部控制審計
  • 核心期刊論文:美國政府審計準則的最新修訂分
  • 核心期刊論文:改革開放以來的社會治理創新:
  • 核心期刊論文:智媒時代我國媒體融合創新發展
  • 核心期刊論文:媒介功能的融合:一個新的視角
  • 核心期刊論文:媒介融合的邏輯起點、實質及可
  • 核心期刊論文:媒體融合與廣告公共服務型轉向
  • 核心期刊論文:媒介融合背景下的新聞傳播人才
  • 核心期刊論文:技術、生態、規范:媒體融合的
  • 核心期刊論文:媒介拓展抑或跨媒介合作?
  • 核心期刊論文:我國媒體融合發展的內在邏輯與
  • 核心期刊論文:新時代文化自信理論的形成和意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