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風險消費”中安全權的法律保護


2019-03-02    來源:人民論壇    作者:陳思思

【摘要】隨著社會經濟的飛速發展,人們熱衷于尋求更“新鮮”的消費,于是各種各樣“新鮮”的商品和服務出現,風險潛伏在消費過程中,容易被人們所忽略。隨著“風險消費”的不斷增加,我們應建立健全“風險消費”安全保護的相關法律,完善行政監管機制,加大懲罰力度,以保證消費者安全權的全面落實。

【關鍵詞】風險消費  消費者  安全權保護    【中圖分類號】D912.29    【文獻標識碼】A

“風險消費”實際上是伴隨著消費需求的擴張而出現的。隨著社會經濟的飛速發展,人們生活的富裕和安逸使人們熱衷于尋求更“新鮮”的消費,于是各種各樣“新鮮”的商品和服務出現,例如漂流、蹦極以及野生動物園自駕游等。而其中大部分為“風險消費”。這種風險潛伏在消費過程中,容易被人們所忽略。我國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也忽略了這一問題,“風險消費”被當作普通消費來規制。而近年來由于“風險消費”所導致的消費者安全權受到重大損害的案例卻在不斷增加。例如,野生動物園猛虎傷人事件就是典型的案例。而這類事件并非偶然,據統計,我國平均每年約發生1-2起野生動物園猛獸傷人事件,而這一數字還在增加。雖然某些事件中消費者也存在過失,但這類事件所從屬的消費屬于“風險消費”,其本身就將消費者置于一種風險之中,即使消費者沒有過失也可能會發生致命后果。安全事故發生后,一些受到損害的消費者可以獲得相應的賠償,但對“風險消費”的法律預防更為重要。因此,隨著“風險消費”的不斷增加,法律應加強對其的規制,以保證消費者安全權的全面落實。

我國“風險消費”中安全權法律保護的缺陷

“風險消費”的相關商品或服務無法可依。由于我國消費者安全權的法律體系中并沒有對商品或服務有限制性的規定,幾乎所有事物都會被加工成相應的商品或服務,甚至有些合法性模糊的事物也被用來供于消費,但關于它們是否能被經營和怎樣經營的法律規定卻并不健全或根本就不存在,只有類似《公司法》的經濟組織法對其經營范圍有寬泛性規定,但約束力不強。因此,很多“風險消費”得以迅速發展,成為消費安全領域的重大隱患。以野生動物園自駕游為例,目前國家關于野生動物園內開設自駕游項目既沒有相關法律的規定,也沒有設立行政審批,同時業界也沒有相關標準。而其他“風險消費”也同樣存在著這樣無法可依現象,致使消費者安全受到嚴重威脅。

“風險消費”的責任認定不公平。目前,我國關于消費者受損害的責任認定依據主要為缺陷產品的“無過錯責任”。而在相關事故中“風險消費”不被認定為缺陷產品,另外“風險消費”多表現為服務形式,我國關于服務的消費損害認定仍為“過錯責任”原則,這說明“風險消費”大部分情況下所適用的是“過錯責任”原則。以某地野生動物園老虎傷人事件為例,園方做好了相關的警示工作,但受傷女子卻違反規定自行下車釀成惡果。因此,某地野生動物園承擔責任的依據是其有無“過錯”。但是這樣的責任認定結果因為缺乏“風險消費”特殊性的法律規定,對于消費者而言并不公平。猛獸區自駕游這種“風險消費”在國外早就引起人們的反思,它本身就將消費者至于一種風險環境下,即使消費者不下車也存在風險。所以現有法律中忽略“風險消費”本身的規定造成責任認定的不公平,使消費者的安全權在受到損害時無法公平受償。

“風險消費”監管不足,處罰過輕。消費者的安全權也是相對于經營者的安全保障義務而存在的。“風險消費”的消費者安全權同樣需要經營者去維護。而經營者追逐利潤的本性必然會導致其躲避履行安全保障義務。因此,國家相關部門的監管就顯得尤為關鍵。而當前,我國相關部門對經營者履行安全保護義務的監管不足。如至今沒有一個專門針對野生動物園建設的審批流程和規章制度,動物園的開辦僅以是否具有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和營業執照為標準,導致了野生動物園的審批呈現一種無序狀態。同時,“風險消費”事故中對經營者的處罰過輕,對于這類事故的處理,大部分情況下所采取的都是罰款和責令停業整頓,但其往往很快又會恢復經營。

“風險消費”訴訟難度大。由于經營者、消費者之間經濟實力懸殊、信息不對稱、訴訟能力不對等,在司法實踐中,消費者維權之路通常異常艱難。而“風險消費”的訴訟難度就更大。一是我國現行訴訟制度規定由原告預付訴訟費用,消費者安全權一旦受到侵害,還要預先承擔巨額追償費用;同時,由于存在“風險消費”的相關法律依據不清楚、案件爭議大、責任認定困難,所以這類案件的訴訟周期都相當長,經過曠日持久的一審、二審,足以使一般消費者在時間、金錢、精力上均不堪重負。二是“風險消費”中的生產者或經營者大多是實力強大的企業或公司,相比之下受損的消費者則是孤獨和弱小的,難以與之抗衡。

完善“風險消費”中安全權法律保護的思考

建立健全“風險消費”安全保護的相關法律。一方面,必須完善現有的法律制度。其一,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明確“風險消費”的地位,對其概念、類別、法律責任和禁止性條款等作出明確的規定。其中關于法律責任的規定尤為重要,一定要起到消費者公平受償的效果,這一點我們可以吸取國外的經驗。對于探險運動這類“風險消費”中發生的意外事故,其處理原由為“有損失必有救濟”,這就對開展探險運動企業的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二,應從法律上確立不同“風險消費”的行業標準,對這些項目的經營資質、安全保障義務和安全管理給予特殊的規定。其三,應提高一些行業協議的地位,使其具有法律效力。

另一方面,補充和修改“風險消費”的相關立法。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侵權責任法》,應規定適用于“風險消費”特有的“嚴格責任制”。對于“風險消費”的產品或服務都應采取不存在缺陷的“無過錯責任”原則,也就是說,當“風險消費”發生損害消費者安全權的結果時,即使其生產者或經營者沒有過錯,產品或服務沒有缺陷,也要求其承擔責任。除此之外,合同法、民法、經濟法、產品質量法以及標準化法等都應根據“風險消費”的特殊性作出相應的調整來保障消費者的安全權。

完善行政監管機制,加大懲罰力度。首先,必須建立健全執法責任制。“風險消費”由于缺乏法律的規制,導致很多相關的執法部門對其監管松懈,產生大量安全事故。所以要建立健全執法責任制,防止執法松懈、徇私舞弊,堅決查處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違法不究以及濫用職權的現象。其次,要加強各部門的執法合作。“風險消費”不同于普通消費,所涉及的行政部門較多,而這些部門往往缺乏溝通導致“風險消費”的無人監管,所以要以各種方式加強各部門的聯合執法,通力保障消費者的安全權。最后,還應加大懲罰力度,防止不予懲罰、懲罰過輕或以罰代刑的現象出現。

完善相關的司法制度。一是要盡可能對訴訟程序作出調整,以便于消費者訴訟,將“風險消費”的訴訟費用規定為由被告方來預交,減輕消費者的負擔。二是完善集團訴訟與公益訴訟制度。這一制度的目的在于維護眾多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遏制經營者的不法行為,保障消費領域的正常秩序。這種訴訟方式一方面能將眾多單個受損消費者聯系起來形成強大的集體來對抗經營者,另一方面又能更廣泛地吸納受損消費者之外其他主體來參與“風險消費”的監督,以及完善法律援助制度和發揮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的作用。

(作者為西安建筑科技大學文學院法學系講師)

【注:本文系青年基金項目“西安創建國家森林城市背景下環境押金法律制度研究”(項目編號:QN1638)的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①錢玉文:《消費安全的法律規制——達芬奇事件引發的思考》,《現代法學》,2011年第6期。

②王國紅、戴友芳:《試論消費安全的法律保護》,《消費經濟》,1998年第5期。

③謝甜甜:《我國金融消費者公益訴訟制度的構建初探》,《新疆社會科學》,2015年第1期。


上一篇:工匠精神培育需要勞動法保障 下一篇:小程序中的法律風險及防治
相關文章推薦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