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資產分享:跨國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的有效實踐


2018-12-30    來源:人民論壇    作者:閆 芳

【摘要】開展跨國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最終目的是為了實現追回和沒收犯罪資產。因此,需加強國際司法合作來打擊跨境轉移犯罪資產行為,并充分運用資產分享激發各國開展司法合作的主動性,使資產分享成為追繳、沒收犯罪資產的驅動力和有效方法。

【關鍵詞】犯罪資產 司法合作 資產分享 【中圖分類號】D997 【文獻標識碼】A

資產分享是指犯罪資產流出國與資產實際控制國之間依據國際公約、雙邊條約或者臨時協定,在扣除必要費用后,將追繳和沒收的犯罪資產按照比例分割的制度。開展跨國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國際刑事司法合作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實現追回和沒收犯罪資產。由于資產流入國對犯罪資產的實際控制,在實施追繳、沒收等措施后并不必然返還給資產流出國,而且在追繳過程中,提供了便利條件的國家會提出分攤收益的要求,這就涉及到了資產分享問題。

資產分享成為激發各國共同努力追繳、沒收犯罪資產的驅動力

長期以來,國家間根據國際合作的理念無償提供司法協助,但隨著跨國犯罪越來越頻繁,涉案金額越來越巨大,跨國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的司法合作需通過一定的方式激發被請求國積極協助實施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的主動性。所以,資產分享自然就成為了激發各國共同努力追繳、沒收犯罪資產的驅動力,也成為追繳犯罪資產的有效方法。例如,1988年,《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藥品和精神藥物公約》首次創制了犯罪所得分享的理念,并鼓勵締約國依照締結的多邊、雙邊協定及本國國內法與其他國家分享沒收的犯罪所得。此后,在《聯合國反腐敗公約》中規定在適當的情況下,締約國可以特別考慮就所沒收財產的最后處分逐案訂立協定或者共同接受的安排。此項內容包含了沒收資產分享的可能性,但沒有明確提出資產分享的原因在于腐敗犯罪的涉案資產與資產流出國的經濟利益密切相關。

目前,對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進行分享得到了許多國家的認可,并已被廣泛運用。美國作為資產分享制度的倡導者和踐行者,已經形成了比較成熟的做法。自2004 年起至 2015 年,美國與德國、英國及加拿大等 31 個國家分享了沒收資產,累計48次,金額達7200 多萬美元。另外,從制度層面,美國以立法和政策方式確立了與外國分享沒收資產的標準和具體程序,并通過簽訂雙邊協定積極與相關國家開展資產分享,構建了沒收資產分享制度體系。

資產分享應遵循國家主權原則、平等互惠原則和保護善意第三人利益原則

各國對資產分享問題通常都是在遵循國際司法合作的基本原則前提下開展的。這些基本原則包括:

尊重國家主權原則。國家主權原則是國際社會公認并共同遵循的國際法準則,在國際司法協助中涉及兩方面。一是不損害本國利益。所謂不損害本國利益是指要求或提供司法協助,都不能損害國家的主權、安全、公共秩序以及法律原則,否則可以成為拒絕協助的理由。二是各國應當開展資產分享的前提依據是公約、條約及協定。締約國之間可以通過公約、條約或簽訂正式、非正式的協定來開展資產分享的司法協助,這符合協定前置的國際慣例和要求,使請求國和被請求國對雙方權利義務明確知曉,有利于促進尊重主權平等和領土完整的原則。

平等互惠原則。主權平等是國際法的重要原則之一,主權國家作為國際法主體,地位平等,享有的權利義務平等。互惠的意思就是給予對等的待遇,是指參與合作的各國在實現自己的司法利益時,在對等的范圍和程度下,也應考慮對方的利益要求,不能滿足自己的需要而侵害對方利益。平等和互惠具有邏輯上的順承關系。平等是互惠的前提和基礎,互惠是平等的具體化。在開展司法合作時,不可在他國謀求司法特權,應確保不同國家的法律制度和司法機關處于平等地位;在訴訟中,不同國家的居民在國外應享受國民待遇,不被歧視。雙方通過司法協助得到實際利益,且在合作中得到最大程度的便利。

保護善意第三人利益原則。跨國犯罪涉及區域廣,人員復雜,資產轉移隱蔽,在追繳和沒收中可能會影響或損害到第三人的合法利益。要充分保護善意第三人的合法利益,這是《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和《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共同確定的基本原則。犯罪人的犯罪所得在轉移、使用過程中常會和第三人的財產利益產生關聯,甚至混合。故善意第三人的權利在對犯罪所得開展凍結、扣押、沒收、返還等方式的國際合作中遇到風險在所難免。因此,《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藥品和精神藥物公約》《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以及《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等都強調在沒收犯罪資產時需保護善意第三人。

我國資產分享的現狀及強化舉措

目前,我國已加入了一些規定犯罪所得分享內容的國際公約。但我國相關資產分享的規定僅是原則性的規定,未作細化要求,對開展國際合作的方式也沒有作明確規定,現實的案例鮮有涉及資產分享的具體運用。

我國曾于1996年協助加拿大實施了沒收犯罪資產的司法合作,并提出了分享請求,加拿大依據其國內法關于資產分享采取條約前置主義的規定,拒絕了我國的分享請求。此后,加拿大多次表示愿與我國締結分享協定,并進行了多輪磋商。鑒于中加兩國經貿合作往來密切,中國境內實施犯罪行為攜款出逃加拿大的情形時有發生,且中加兩國在司法領域合作較早,經過多次的商談和交換意見,2016年9月,中國和加拿大簽訂了《中國政府和加拿大政府關于分享和返還被追繳資產的協定》。該協定包括“分享”和“返還”兩個方面,是我國在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的第一個專門協定,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義,為中國和加拿大在兩國間追繳轉移至對方境內的犯罪資產提供了法律依據,為我國與他國開展類似的司法合作開辟了新的途徑。我國應當以此為契機,不斷完善我國與外國司法合作體制,并盡快構建本國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分享制度,具體舉措可以考慮從以下兩點著手:

第一,從立法層面,構建犯罪資產分享制度。一方面,完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并以專章方式對資產分享制度進行規定,確立其法律地位。資產分享制度作為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的重要手段,應當在立法中統籌考慮,為我國開展犯罪資產分享合作提供法律依據和工作指引。另一方面,立法中應當借鑒國際通行做法,擴大我國現行刑法規定的犯罪資產范圍,將替代收益、混合收益等概念、范疇納入其中,明確犯罪資產中的關鍵概念,摒棄不當的定義。當然,為配合犯罪資產分享的立法規定,還需要與部門法與國際司法合作的具體規定相對接,改變我國刑法中對犯罪資產處置模式單一的現狀,為確立犯罪資產分享制度奠定國內法的司法基礎。

第二,務實、謹慎地締結資產分享條約、協定。犯罪資產流入國大多為發達國家,這些國家關于資產分享的規定,一定程度上要求條約前置。因此,在資產分享的國際司法合作中,締結條約、協定是開展犯罪資產分享合作的法律基礎。締約中,應當立足于我國的現實需要,充分考慮締約國的刑事司法制度,并兼顧其司法合作的能力、效率,以及成功合作的案例等具體因素。對不同犯罪種類的資產追繳,應當區別考慮,對分享的比結合案情的難易及合作方付出的努力大小綜合評估。

在跨國犯罪日趨嚴重的今天,世界各國必須攜起手來,共同應對跨境轉移犯罪資產的行為。資產分享制度將促進國與國之間的密切合作,減少資產流出國的損失,弱化轉移犯罪資產行為對資產流入國法律秩序的破壞,順應國際社會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的新趨勢。

(作者為新疆警察學院法律系講師)

【注:本文系2015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跨國追繳和沒收犯罪資產國際合作及國內法律完善研究”(項目編號:15BFX189)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①蔣秀蘭:《沒收的國際合作研究》,北京:新華出版社,2015年。

②《外交部就李克強總理訪問加拿大期間簽署關于分享和返還被追繳資產的協定等答問》,外交部網站,2016年9月26日。


上一篇:“門票經濟”的法律思考 下一篇:精準扶貧離不開良法善治
相關文章推薦

  • 核心期刊論文:《你好,之華》:互文與改寫
  • 核心期刊: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合并抵銷規律探析
  • 新政府會計準則下事業單位固定資產折舊方法探
  • 公允價值計量模式下跨期會計處理的探究—以交
  • 事業單位收入的核算內容
  • 我國企業跨國并購財務風險及防范
  • 土地使用權無形資產化的經濟后果及相關會計處
  • 國庫集中支付下高校購建固定資產的會計核算
  • 上市公司資產負債表日后事項披露探析
  • 領導干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評價指標體系構
  • 基于法律與經濟雙重視域下高校國有資產之研究
  • 資產證券化的交易結構與法律風險分析
  • “一帶一路”沿線直接投資產業的升級戰略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