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論文欣賞 >

如何讓掌上閱讀更健康


2018-11-27    來源:人民論壇    作者:賴雄麟 葛蕊萌

【摘要】掌上閱讀作為數字媒體時代的文化消費代表,具有典型的新傳媒特點,其以方便輕巧快捷的優勢,改寫了大眾文化消費習慣和閱讀習慣,成為熱門的文化消費現象。在新舊媒體并存的時代,引導健康深入的全民掌上閱讀是未來文化消費的發展方向。

【關鍵詞】新媒體時代 掌上閱讀 文化消費 【中圖分類號】G251 【文獻標識碼】A

閱讀文化的發展變遷隨著物質消費的飽和,人們的需求缺口轉向精神層面。義務教育使大眾的整體文化層次大幅提升,包含文化元素的休閑活動受到青睞,確切地說,大眾的文化底蘊積累到一定程度,其精神追求傾向于多元化。此時,以文化元素為載體的消費型產品應運而生,經濟學上稱之為文化產品。有產品就有消費,文化消費就是以文化產品及其周邊服務為消費對象的大眾型消費活動。文化消費具有雙重含義,之于文化學它是一種新時代的必然產物;之于經濟學而言,文化消費是一種社會現象,是一個產業分支,具有商品流通的性質。需要指出的是,文化消費流通的商品以文化為載體,或者是與此相關的周邊產品,包括相關服務。文化產品進入商品流通環節后,迅速刺激文化產業壯大為引領經濟發展的產業模式。目前,文化消費的熱力持久,成為資本市場持續關注的熱點,傳統文化產品及新型文化產品的開發長盛不衰,如書刊雜志、影視劇、電子書、掌上閱讀等消費途徑百花齊放。

閱讀文化的發展變遷從有文字開始,閱讀就成了人類交流的一種常用方式,人類文明的火焰在文字記載和閱讀的過程中被點燃,并熊熊燃燒了幾千年,成為照進歷史和未來的不滅燈盞。文字記錄方式從甲骨到竹簡,在造紙術發明之前,絲帛是最輕便的文字記錄材質。活字印刷書是繼造紙術后最具開創性的文化創新,它使少數人的閱讀變為大眾化的文化消費,將昂貴而笨重的文化產品簡化為書籍,成為正式意義上的文化產品。經過歷史的變遷,在科技進步的推動下,文化產品的種類和形式越來越豐富,特別是到了現代社會,出版業規模空前,從紙質出版到音像制品出版,始終走在科技前列,引領著文化消費市場新趨勢。到新媒體時代,網絡技術和移動終端產品迅速轉化,電子類書籍、刊物及音像制品相繼開發并投放市場,成為文化消費的新導向。與此同時,移動終端產品向小機型、大容量和便攜式發展,成為大眾消費的主流,諸如手機、平板電腦以及閱讀器,不再局限于通訊工具的功能,而是衍生出文化生成和消費的多向功能。小巧便攜的移動終端,改變了幾千年來傳統閱讀方式,將文化產品以芯片或軟件形式植入其中,使消費者在手掌之間便能閱讀到相關資訊,謂之“掌上閱讀”。掌上閱讀甫一出現,就受到年輕一代的熱烈追捧,并迅速占領各個年齡層次人群的文化消費市場,使大眾閱讀喜好逐步由傳統閱讀向掌上閱讀轉移,并形成掌上閱讀與傳統閱讀并存的文化消費局面。

新媒體時代人們對閱讀的需求和要求開始有了新的認識

在新媒體時代,閱讀的普及性和大眾化程度越來越高,人們對閱讀的需求和要求開始有了新的認識。首先,閱讀成為一種常態。掌上閱讀與紙媒閱讀交替,豐富著人們的閱讀方式。與此同時,不同人群的文化個性開始分化,在閱讀內容上表現出不同的偏好和取向,知識類、常識類、消遣類、信息類等主體內容呈井噴式涌現,滿足了各類需求。網絡交流的便捷也使不同閱讀人群之間的關系更為緊密,閱讀交流促使以興趣為共同點的人際圈形成,資源分享、心得共享的共同閱讀模式發掘了掌上閱讀的文化內涵,而促使部分人的閱讀興趣向專業化靠攏。

其次,大容量的信息環境,推動閱讀消費的隨機性和消遣性發展。媒體推送需要從海量同類信息中脫穎而出,自然免不了要對內容進行重新解讀和包裝,挖掘新鮮的、與大眾生活相關聯的關注點。而作為受眾來說,在網絡環境中閱讀,無法回避主體內容的高頻重復,讀什么,怎么選取,對大多數人而言是隨機的,并不刻意取舍,只是看到什么就讀什么,至于讀過之后的感受和收獲,往往并不較真,僅僅作為一種消遣的手段。

再次,掌上閱讀方式在不同人群中大量普及。當閱讀遇上移動設備,人類的閱讀狀態便發生了質的改變。無論是知識分子、打工一族、家庭婦女或者學生,都成為了手機閱讀的忠實用戶。公交車上,低頭閱讀族比比皆是;等候隊伍中,人們利用無聊的分分秒秒打開手機閱讀資訊或者學習;乘電梯、如廁等碎片化的時間,都能見縫插針地用到閱讀上,可謂“一機在手,天下都有”。此外,更注重閱讀的感官獲得,視聽式閱讀方式方興未艾,人們可以一邊干活一邊通過音、視頻資源閱讀,開創一心二用的閱讀模式。

掌上閱讀在文化消費中所面臨的困境

從概率和大數據來看,掌上閱讀消費的讀物大多具有淺顯、直觀、實用的特點,營造了淺閱讀的文化氛圍。對于大眾文化消費而言,表現出明顯的消閑性和功利性,缺少厚重的底蘊支撐,與傳統文化所倡導的價值觀、文化理念相背離。在當前網絡語境中,大量存在著垃圾信息和低俗信息,掌上閱讀文本的嚴肅性和崇高感被解構,取而代之的是惡搞、發泄、游戲,其中不排除部分被個人極端情緒過分渲染的信息,借助掌上閱讀渠道在人群中大肆傳播,造成不良社會影響。更加讓人擔憂的是,掌上閱讀停留在淺層次上,導致傳統文本所看重的邏輯性被沖突,系統性結構被稀釋,受眾作為個體獨特性的獨立思考能力、深入探究興趣萎縮,個人的系統學習能力、歸納整合能力弱化。而為在掌上閱讀中分得一杯羹的各個媒體平臺,大量轉載引用熱點資源,甚至包括為搏點擊量,不惜以嫁接改編或者過度解讀來誤導消費者。久之,掌上閱讀信息的嚴肅性、權威性、可信度勢必受到威脅,大眾的文化品位也會因此而被拉低,人們在閱讀之后再無法獲得深層的精神體驗,除了打發時間之外,淺層次的掌上閱讀無法給人以文化層面的滿足感和愉悅感,滋生思維上的惰性,使大眾閱讀能力退化。

如何讓掌上閱讀更加健康發展

首先,針對掌上閱讀停留表面的突出問題,需要多方努力,營造良好的網絡文化風氣。鼓勵掌上閱讀平臺自主開發,提升新產品的原創性和文化含量,注重精品文化產品的制作,積極擴充產品資源庫,使用戶在閱讀方向上有更多可能性。

其次,加強網絡監管力度,篩查各類信息,屏蔽涉黃涉暴等低俗無良的推送文本,凈化網絡環境,強調平臺的自律和自查能力,實行平臺責任制,激發各個平臺自我管理,提升掌上閱讀行業的整體素質,使掌上閱讀與傳統閱讀相輔相成,成為全民閱讀的兩大場所。

再次,建立良性競爭機制,使掌上閱讀平臺在文化市場上占一席之地,需要正視自身存在的問題,疏導不良競爭機制下的大量復制和雷同,走出低劣的改編、解讀怪圈,將人文關懷和社會情懷融合到掌上平臺建設中,促進主體內容在保留媒體化特色基礎上逐步規范化、嚴肅化、人文化。

最后,鼓勵雙向閱讀模式,倡導有深厚歷史積淀、有著廣泛社會影響的傳統媒體開放掌上閱讀,使之與紙媒相結合,擴大社會影響力,使精品文化產品的傳播范圍更加廣泛,影響更加深遠,帶動掌上閱讀向深層次挺進,成為文化消費市場的砥柱產品。

(作者分別為西安科技大學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所所長,博導、教授;空軍工程大學講師)

【參考文獻】

①徐振軒、唐亞坤:《數字閱讀時代網絡使用的社會化影響》,《淮海工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6年第14期。

②霍忠義:《微媒體時代閱讀研究》,《東岳論叢》,2017年第38期。

③周睿:《以閱讀為中心:“互聯網+”時代數字出版的“掌上閱讀”體驗》,《中國出版》,2017年第1期。


上一篇:借助數字化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水平 下一篇:現代轉換讓傳統文化更具活力
相關文章推薦

  • 網絡多元化價值觀下如何塑造高中生的國家認同
  • 大學生如何創立及運營攝影工作室
  • 淺談大學輔導員如何開展思政工作
  • 新課標下高中思想政治課如何對學生進行學習評
  • 論新形勢下如何做好企業的黨建工作
  • 如何發揮基層黨組織在精準扶貧中的作用
  • 如何有效實施真實應用驅動下的教學模式改革
  • “續理論”視域下如何提高應用型高校外教口語
  • 新形勢下如何加強基層黨支部建設
  • 網絡時代漢語言文學的經典閱讀與體驗
  • 論文發表參考:淺談高職院校如何將科研融入教
  • 如何加強基層企業黨的思想建設工作
  • 淺談如何發揮好團組織在企業生產中的助力作用
  • 如何上好一堂黨課
  • 高校思政教育如何提升親和力
  • 如何全面加強黨的純潔性建設


  • 123期钱多多心水论坛